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铠约李约策约】谍蜜ABO(四十六)

铠约 李约 策约 

(现代架空ABO)

有囚禁、血xing情节(双洁慎入)

未来 架空 间谍文

主CP:曙光天使X魅影特工



第四十六章守约假死

*下一章遇见玄策啦

*

*

守约靠在床上,怀里抱着的则是他和铠的孩子。孩子很可爱,在他面前基本不怎么哭闹,颇有些小大人的味道。守约心里纠结,到底为何要让这个孩子出生呢?

怀里的孩子像是饿了,正巧铠拿着奶瓶过来,顺手将孩子抱在怀里。这么看来,孩子似乎和铠更亲近一些,铠抱孩子的姿势也比守约熟练得多。“来,宝贝喝奶。”看着铠有模有样的喂孩子,守约倒是松一口气,幸好铠对孩子很好,这样就算他不告而别,孩子应该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。

“铠,你觉得孩子像谁?”应该是Omega的母性起作用,守约有些时候会心软,最近总是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回响,要不然就这样和铠过日子吧?不过那也是一瞬间的事情。“我觉得孩子比较像我,但是他没有古狼族的特征。”

铠哈哈一笑“孩子像你多好啊,看到他就像看到你。”

守约心里一阵苦涩,他不知道如何解释现在的心情,毕竟孩子是自己骨血。“那你.....爱他多一些,还是爱我多一些?”守约不知道为何自己会问出这句话,难道是在吃孩子的醋吗?难道自己真的爱上铠了吗?不会的不会的...

铠宠溺的笑着将孩子放在摇篮里,并轻轻抱住守约“你才是我的Omega,是我最爱的人。得先有你才能有孩子啊。”

前面酝酿的情绪被“Omega”这个词打破,守约不想做Omega,他想堂堂正正的做Alpha。如果、如果能回到母国,是不是就会有别的办法可以将他的第二性别变回去?反正,在第一帝国自己永远只会是个Omega。

但是,守约仍旧放心不下未满月的孩子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的事情,或者让你悲伤的事情.....你会迁怒孩子吗?”

铠很疑惑不懂守约为什么要这么问,最近这些日子一家三口和和睦睦的感情冲昏了铠的理智,他将守约“失忆”这件事抛在脑后。“怎么可能,这是我们的孩子,我怎么舍得?”铠猜测可能守约真的想出门看看,这几年一直处于囚禁的状态他也心存愧疚,如今孩子都生了,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“守约,我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打算将煦在王者大陆上公开,公开承认他是我的长子,是阿尔卡那家族的血脉,可能等他长大,我会将第一帝国最高的权利交给他。”铠说这些话时很严肃,眼睛直直的看向守约,这让他下意识紧张得不敢呼吸。

守约尴尬的笑笑,眼神飘忽不定的看向四周“那也要看他能不能担当此重任,我害怕....”

“不会的,我们的孩子不可能差,一定是最优秀的。”这句话包含铠作为父亲来说对孩子所有的期望,当然守约从心底里也是如此。

“那需要你好好培养他。”其实守约的想法很矛盾,他既想陪着孩子长大,又想重获自由。他曾想如果自己带着孩子逃跑呢?颠沛流离的遥远路途,一个Omega带着孩子,想想都让人后怕,单单只是自己还好,万一在路上出什么意外......就算孩子跟着自己到了唐帝国,以明世隐的手段可能会用孩子去要挟铠,想想李信能不能容得下铠的孩子也是个未知数......再加上铠刚才对自己说的,会将第一帝国的权利交给他,让他留在第一帝国是最好的选择。“煦,你别怪我。留在铠这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,跟着我你的人生就全废了。”

半个月之后,铠白天为了政务忙的焦头烂额,晚上还要搂着守约商谈孩子满月的新闻发布会。铠最近觉得守约就像是灵魂出窍一般,虽然被自己搂在怀里,但是却像个听话的精致人偶。而且和之前相处的感觉有太多不同的地方,铠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同,应该是最近自己太累,产生幻觉了吧?

“守约,你觉得这个方案行吗?”两个人商量了半个多月的时间,如果今天再定不下来,那么孩子满月的发布会时间便赶不上了。

守约看过铠给的几份方案,让他觉得皇帝登基也不过如此。“太奢华了,我喜欢简单一些的,而且还是白天,感觉没有灯光不太好看。”是啊,白天举办宴会,不方便他作假和逃跑。

“你之前说的第八个方案?是比较简洁,而且也是在晚上举行。”

“嗯,晚上举行的话,白天还能让煦在家多休息休息。”能让守约再多陪伴孩子一会儿,“况且我也不去,这么长时间我都不在孩子身边怕他会哭闹,晚上的宴会时间短些,对孩子也好。”

铠曾问过守约要不要将二人的恋情公之于众,即便铠周围的人都知道有“夫人”的存在,可是王者大陆其他的国家、其他的人们都不知道有这件事,铠思来想去守约陪伴自己这么多年,真的应该给他个名分。

守约听后很吃惊,若是失忆的他应该会非常开心吧,现如今他只想大隐隐于市,并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,毕竟作为“夫人”的他也是铠费尽手段得来的。一想起曾经难以忘记的痛苦,现在的铠又有什么脸弥补过去呢?

不过在守约逃跑计划实施之前,他还是想知道那次袭击唐帝国贫民窟的秘密,就像铠之前说的,第一帝国太过强大,去袭击贫民窟并不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,非要说作用只能是恶心恶心唐帝国而已。至于他初来第一帝国所要完成的任务,早已抛至脑后。

生了孩子就像是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筹码,守约做的一些事情铠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甚至当他提出要去国家图书馆时,铠竟然答应了,当然守约周围依旧有着几名保镖看护。

去图书馆的目的,就是想要了解那场突然袭击,第一帝国的中枢互联网很大,在第一帝国在王者大陆上发生过的所有事都会一一记录。至于守约为什么会有中枢的钥匙,那便是露娜给他的。

露娜·阿尔卡那是铠的亲妹妹,含着金汤匙出生是不折不扣的公主,但是她同平常的公主不一样,是寒冷的月光是带刺的玫瑰,身为女Alpha的她有着旁人无法比拟的第六感。以至于露娜觉得,守约苏醒了。她本想设计测试守约,没想到他自己找上门来想要借中枢的通行证,露娜自然很“大方”地借给了他。

“守约,你要知道中枢互联网是在我哥哥的监视之下,你也是。”露娜甚至觉得守约有着什么计划,只不过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已。于是她便好心提醒守约,用手摸摸他后脖颈的腺体。守约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,腺体里有着定位器。

他来到图书馆回忆起当年的日期,加大力度的搜索着。就这样在图书馆泡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如果不是保镖提醒“夫人,该回家了,老爷要回来了。”守约甚至可以在这一直待下去。

他不情不愿的走出图书馆,不是因为战争的来龙去脉搞不懂,而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在第一帝国的战争记录里找到这场偷袭!按理来说只要是帝国发动的战争,中枢都会有记录。要说公民的中枢查不到也就算了,就连内部人员露娜的账号都查不到,这件事情一定有鬼!

守约坐在车上,望向远方帝国的夜景,璀璨的灯火、热闹的街道与他至冷的心有鲜明的对比。到底是哪里出错了?要不要...要不要直接问问铠?铠会说吗?回过神来,其实守约早就问过了。当初铠是这么说的“偷袭唐帝国的贫民窟?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以第一帝国的实力如果要发起战争,打败唐帝国岂不是易如反掌?”守约的思绪像是陷入死胡同,他一直搞不懂,难道这场偷袭根本就不是第一帝国做的?!

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几千遍几万遍,不是不敢细想而是不愿承认。不过,这更加坚定守约一定要回唐帝国,第一帝国没有的话那么唐帝国一定会有记录,玄策的事情一定要调查到水落石出为止。

孩子的满月宴会在今日举行,偌大的家里如今也只剩守约一人,他开着灯从电视上看到被铠抱在怀里的儿子,发自内心幸福的笑了笑。守约去房间内收拾好东西,并将孩子的照片放在最贴身的衣服里。路途遥远,钱和武器是必须戴在身上的,如果有抑制剂就更好了,不过铠从不让发V情的守约服用抑制剂,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。他穿上深棕色的衣服,衣服上还有他悄悄偷过来的铠的软甲,再带好围巾和面罩将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隐藏起来,守约并不能从大门溜走,于是他打算翻墙。

待到全部整理好,守约从翻身落地,遇见的则是露娜。

“嫂子,你去哪儿?”露娜一身黑地靠在车旁,摘下墨镜意味深长地看着守约。

“露.....露娜...你不是...你不是在宴会....”守约向后撤步,可是后面就是曾经的地狱。

“我哥派我在这里看着你,你不会真的以为哥哥他会百分之百相信你吧?”

“我...露娜...我必须走....除非我死否则绝对不可能再回去了!”守约的心在他看到露娜时就已凉的彻底。他视死如归“如果必须打败你才能走,那么我....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嫂子,你一个Omega还想打败Alpha吗?单单是信息素的压制你就毫无反抗之力。你想要逃跑没有计划怎么行?”

露娜话锋一转,令守约非常吃惊。“你..什么意思?”

“嫂子,其实我就知道你恢复记忆了。我哥哥就是个畜生,他对你做的事情简直天理难容。我知道,他为了自己的私欲将你....”说着露娜突然上前一步拉住守约的双手。“嫂子,其实我一直都希望你能恢复记忆离开我那个恶魔般的哥哥...刚才确实是在试探你,不过你没让我失望。”

“.....”守约的大脑意识半会儿还不明白露娜在说什么,不过令他确定的是,露娜不是坏人,至少现在不是。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 )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