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铠约李约策约】谍蜜ABO(51\52)

铠约 李约 策约 

(现代架空ABO)

有囚禁、血xing情节(双洁慎入)

未来 架空 间谍文

主CP:曙光天使X魅影特工


第五十一章永世无缘

*

*

*

李信双手握拳不知道怎样和守约解释,而墙后的明世隐正在悄悄看着这一切。

“到底..是不是你下的令。”守约毫无生气的语气让李信恐惧,见他这样的状态想必已经知道,如果自己不承认他还会相信吗?

“守约,我们能不能找个地方好好谈一谈,你听我解释。”李信小心翼翼地靠近,就像犯错误的小孩子,想要得到大人原谅似的。

“你只需要告诉我,是或者不是,其他的事情都与我无关。”守约认为,李信已娶妻,他在唐帝国也被记录了死亡,李信与他早已毫无关系。

李信见守约如此固执,便长舒一口气,他总得为自己的决定付出代价,可这个代价确是惨痛的,只是儿时的鲁莽就要错付一生的爱人。“是我。”他的声音极小,完全不像个皇帝。

“哈哈。”守约无言冷笑,这让李信不敢去对视他的眼,生怕看到那失望的表情。“果然是你。”

李信的身体微颤,他抬头看向百里守约,仍不忘继续靠近。“我是有苦衷的,请你相信!我绝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....”在历史记录面前,李信多少狡辩都显得苍白无力。

“你到底,哪句话是真的?”守约现在完全不再相信李信说的任何话,当初他骗自己袭击贫民窟是第一帝国的铠所为,这才会去找铠报仇,才会变成Omega。仔细回想,当初要去第一帝国时,李信百般阻拦不惜要带着自己私奔,原来是怕事情败露啊.....这一切对于守约来说都是个棋局,而自己则是李信的棋子而已。

李信爱守约吗?大抵是爱着的吧。守约爱李信吗?至少曾经是爱着的吧。

“太迟了,李信。”守约有些哽咽,并看向别处躲避李信的眼神,他的心现在极其疼痛,不愿看到李信也是不愿让自己再疼而已。

“别哭....你别哭....”看到守约眼眶里的泪水,李信慌了。自以为对守约游刃有余的李信,如今倒开始恐惧起来。其实这件事是围绕他多年的噩梦,毕竟李信早知道“纸里包不住火”可他总想让这件事烂在地里,如今出现在噩梦中的情景出现在现实,这是万万不敢想的。“我...我知道错了。当初我只是为了在父皇面前逞能,才出此下策..贫民窟的人也是我的百姓,怎么可能把他们....”

“哈哈哈哈哈,李信回答我。如果我不是古狼族人,如果我不长这个样貌,单单只是贫民窟的普通人,你还会正眼看我吗?”守约的问题令李信哑口无言。“哼,想必连看都不愿看一眼,就像那街边的垃圾。”

“守约!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!”李信猛地向前跑几步,将其抱在怀里,本以为他会挣扎,没想到守约就这样听话的被他楼在怀中。“守约,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我承认,可那时,的确是迫不得已.....”

守约抬起头与李信四目相视,眼泪一滴一滴从脸颊滑落,令李信心疼不已。“信哥。”守约哽咽“你还记得曾经说过的话吗?”守约犹豫再三,将这个问题说出口“你说,让我和你私奔,现在还作数吗?”他想,如果李信愿意抛弃皇帝的身份和自己私奔,过上隐居的日子,那么便勉强原谅他。守约心软,在其职谋其位李信说的也并不无道理,他最终选择给李信一个机会。

万万没想到守约居然会说出这话,李信站在原地不由得思考他到底是什么意思。固然他想和守约有个好结果,可那是建立在自己作为皇帝的前提下。李信有他自己的顾虑,从太子爬上皇位的过程得罪了许多人,如果不是自己加以陷害先帝也不会那么快的驾崩,他自然不会让守约生活在危险之中,固然他选择让守约去第一帝国“避难”,而自己则选择在这时候动手称帝,如果没有权力那么第一个杀了他们二人的人就可能是身后的明世隐。

“......”

守约见李信无言,大抵是猜到了。

“我不能和你私奔。”没想到说这句话的李信极其冷漠。“你只能留在皇宫。”

“你最终还是服从了权力与统治。哈哈哈哈哈哈....可能不会让你如愿,我现在就要走,希望我们永世不再相见。”

听到“永世不再相见”这句话时,李信顿时焦急万分,他向前几步对守约吼道“我们当初说过的约定你都忘了吗?!我做这些事确实是有自己的苦衷,你为什么偏要离开我!我是这个国家的皇帝,如果没有皇帝那唐帝国怎么办....”

“是啊,贫民窟的人可不是唐帝国的人...”

“百里守约!!!!!!”李信的头发渐渐从棕色变成黑红色,他用手捂着布满汗珠的额头,隐藏自己痛苦的表情“你不要逼我,不要逼我....”

守约见如此痛苦的李信心中闪过一丝心疼,如果是曾经的他一定会比李信更加痛苦,而现在他只觉得李信是罪有应得。

就在李信身体摇晃像是要倒下时,从后方跑过来一个女子,她穿的富丽堂皇同李信的衣服很相似,守约一眼就猜出来这是李信的皇后公孙离。

公孙离让李信靠在自己身上,细长的手指去按摩他的太阳穴,而李信却像中毒般痛苦。“你就是百里守约?”公孙离开口道。

“参见皇后娘娘。”如果自己不是Alpha那么这个位置会不会有改变呢?“奴才就是百里守约。”

“我时常听陛下提起过,曾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,你们经常无话不谈、相拥而眠,开始害的本宫还有些小嫉妒呢....”见李信坐在后方的椅子上,公孙离走向守约仔细看“嗯....是陛下喜欢的长相。你,很漂亮呢。”

守约自然明白公孙离这话是什么意思,无非是宣布主权让守约退出,可他根本没有想加入的意思。“皇后娘娘恕微臣无礼,奴才就是贫民窟的无名小卒,怎敢和皇帝陛下称兄道弟,同寝而眠。想必是陛下记错了。”

“算你识趣,那本宫就开门见山的问。你,是不是来找陛下寻仇的?!”公孙离可可爱爱圆嘟嘟的脸上显现出狠劲,如果守约做出伤害李信的举动,那么她势必不能让守约活着出去。

守约笑笑,望向天空刺眼的阳光“不了,报仇报了数十年,没想到是个笑话。哈哈哈哈哈哈,我自己听了都觉得好笑,太好笑了.....”守约向院子的门口走去。“你们杀了我亦或者放了我,我永远都不会出现在你们面前了。”守约边走边从腰包里抽出一封信扔在地上“将这封信给李信看看吧。”他现在很想躺在床上睡一觉,疲惫的身子和心灵令他困倦,如果睡一觉醒来这些事情都是梦境该有多好呢?

“别走.....”李信的样子也好不了多少,弑父的罪孽变成头痛,无时无刻不折磨着他。他踉跄地站起身,向着守约的方向走去。“别走...守约...别走....”李信哭了,他苦等这么多年的爱人终于出现在面前,没想到却是以这种形式想见。“求求你,别走.....”

见李信马上要倒在地上,公孙离立刻去搀扶。“陛下...陛下小心龙体...”却被李信拒绝。她即气愤又无奈。

“我爱你。”李信丝毫不管公孙离的搀扶,继续向前走,泪水遮蔽视线,守约的身影渐行渐远,可他还是不忘对那个方向大喊“百里守约,我是真的爱你啊....”

“陛下!!陛下!!陛下晕过去了,快!!快去找太医!!!”

 

第五十二章感情决裂

*我也不想烂尾,但是我真的想让这文完结了呜呜呜呜,

*

*

守约木讷地看着太医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,面无表情感觉李信的生死与他无关。这天,还是普通的天,这地,还是十多年前的地。看到周围被红墙黄瓦围成的笼子,守约好像明白了李信的无奈。但是他作为皇帝的职责并不是滥杀无辜、蒙骗守约的理由。“永世不复相见”正好诠释了守约对李信的态度。

突然,他侧身靠在宫墙上,双手紧握成拳头,用力敲打自己的心脏,眼泪最终还是悄然流下。来来往往的太监、宫女根本没有闲心去察觉守约,慌慌张张的表情告诉他,恐怕皇帝出了什么意外。守约现在的心情很矛盾,他想让李信死却又想让李信活,这种心情在不断折磨他,就像要抽干周围的空气一般令他窒息。

毫无意识的回到住处,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来的,整个人灵魂出窍只剩一具肉体的躯壳。

在那之后的几天里,没有任何人告诉守约李信如今怎么样了。那些人想如果皇帝出什么意外,最开心的应当就是这个从贫民窟中被皇帝施舍长大的“仇人”吧?守约魂不守舍的坐在窗边,望向四方的蓝天。仿佛回到久远的过去,他和李信在蓝天下嬉闹的场景,李信的年龄虽然比守约大,但是他更像个被宠坏的小孩子,每次玩游戏都是守约照顾李信,那时候的天真无邪令明世隐都赞叹。

可曾经的回忆越美好,如今的恨意就越浓烈。

“你是我们兄弟的仇人,是导致我和玄策分别十余年的罪魁祸首。太可笑了,我给仇人做饭,让仇人枕在腿上,和仇人同床共枕....”守约双手捂住脸,不想让自己失控的丑态被别人看到,尽管这屋子里只有他一人。“为什么..为什么骗我.....我弟弟在受苦的时候,我却在享受荣华富贵,甚至...甚至要和仇人结合.....”我是个罪人。这句话在心中不断重复,守约的神志恍惚,甚至在一瞬间不知道今夕何年。

“我这一辈子,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吧。”如果不是为了整个王者大陆和玄策,守约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他明白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使命,即便现在的他已经支离破碎。

不久,守约向明世隐递交信件,本意是想要离开唐帝国,既不会找李信复仇,也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。明世隐边看守约的信件,边看昏迷几日不醒的李信。“哎,这债还是得陛下自己还。”

李信躺在床上双目紧闭,如果不是胸膛的起伏告诉人们他还活着,这简直和死人没什么两样。国不能一日无君,明世隐以陛下微服出巡为由,将其昏迷的消息挡了下来。当然,最着急的还是公孙离,虽贵为皇后,但李信一次也没有碰过她,嫁到皇家这么多年,毫无所出,这继承人问题可怎么办?

“太傅,那狼说什么?”公孙离对守约不是很友善,当然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而已。

“他想走,我本是不想放他走的。”

“让他走!不然就让他死!”公孙离站起来,愤怒的情绪让可爱的脸蛋胀得发红,她连生气都是如此可爱。“我不允许信哥哥眼里有其他人!让他快点滚!”

明世隐皱眉,他一直觉得公孙离仍是小孩子性格,没想到当了皇后也如此幼稚“你不想让陛下醒过来吗?”

“想啊...”公孙离一脸愁容。

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陛下这件事还得让百里守约来解决。”

公孙离是个急性子,她不管明世隐的建议,李信刚有苏醒的征兆,便带着部下直接去守约暂住的小院。映入眼帘的是坐在窗边正在擦拭狙击枪的守约,细长的双腿,姣好的面容以及时不时摆动的耳朵和尾巴,一时间公孙离看得出神,不知从何时起,她觉得自己和守约相比毫无胜算。

守约惊讶得看着公孙离,连忙放下狙击枪小跑上前行礼“奴才百里守约,不知皇后娘娘到此,有失远迎还望恕罪!”

“哼,平身。本宫今天来是有事相告,陛下....陛下醒了。”她在观察守约的表情,似乎想在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捕捉一丝动作。

“......”良久,守约挤出四个字“恭喜陛下。”

“醒了是醒了,可是心结未解,难免会对日后的身体有影响。你知道他可是整个国家的皇帝,沉迷于情爱...沉迷于你怎么行?”公孙离坐在院中的藤椅上“既然,你选择要走,那么我希望你能和他说清楚,毕竟之后陪伴他的人不是你,是我。”

守约冷笑,自打公孙离到这里,他便知道其想法。“皇后娘娘想让我解释什么?”

“虽然本宫不想承认,可他现在仍对你念念不忘,就算昏迷也在念着你的名字。你不想和他在一起,帮本宫这件事简直易如反掌。当然,本宫自然不会亏待你。”

“让我走。”守约没有其他的要求了。

“好,本宫答应你。”

三日之后,李信彻底苏醒。这些日子的昏迷令他消瘦许多,貌似老了十岁般。拿到手的便是守约给他写的一封信,这封信就放在守约暂住的小院中,用木头牌子压着。这时的百里守约早已到了云中漠地。

李信穿着一件薄衫,微微秋风萧瑟,本应很冷的天气里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冷意。李信坐在小院的石凳上,颤颤巍巍地打开那封信。“秋风习习恰梦回少年,嬉笑玩闹仍快乐疯癫。恍然间,与仇为友竟十年有余,已忘恩怨便不复相见。”公孙离悄悄靠近李信,她并不知道这封信中写了什么,只见得哭成泪人的李信。

守约回到云中漠地迎接他的便是玄策,玄策大老远狂跑过来拥抱守约,真的像只许久不见主人的大狗。

“哥哥,你的任务完成了吗?”

“已经完成一件事了,还有一件事。”守约抚摸玄策的耳朵。软软弹弹的手感,很舒服。

“那是什么事?必须你去?”

“第一帝国,我要去毁掉一个东西。”守约戴着眼镜,仔细研究第一帝国的地图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“曙光铠甲。那东西在世一天,王者大陆就会危险一天。这是我未完成的最后的任务。”

玄策并不想让守约去第一帝国,他多少了解到铠对其做了些什么事。在他心里,第一个仇人就是李信,第二个则是铠了。不过玄策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,在云中漠地的生活让他明白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,就像他自己认定要去做一件事,那么这件事必须完成,这也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他们继续活命的理由罢了。

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去?”

“几日之后动身,如果我回不来,你便....”

玄策捂住守约的嘴“我不允许你这么说,说好的任务完成我们就去深处隐居,我等着你。哦对了,最近唐帝国的狗皇帝一直再向师父申请,想见你一面。那嘴脸真是,啧啧啧.....”

曾经,守约听到李信名字时,心中都会微微一颤,那种感觉无比奇妙,可如今的他倒心如止水。“就说我走了。”

玄策很八卦,他故意引导守约“你就不想和他再说些什么?”

“不。”

自从守约走后,铠的魂魄也像跟着守约走了一般。

房子燃烧着黑灰的气体,周围的消防队员不停地在向房子喷水,大量的水汇聚在一起,就像倾盆大雨浇在铠的身上。他双腿发软瘫倒在原地,浑然没有当初威慑人的样子。直到天渐渐擦白,那燃烧的熊熊烈火才被扑灭,铠颤微微地起身“守约。”一步一步走进满是灰烬的地方,曾经纯美洁白的屋子,如今只剩下一些钢筋铁骨。

铠在灰烬中寻找守约,直到全身都粘上空中漂浮的灰烬碎片,他华丽的礼服脏兮兮的,水和这些脏东西混在一起,才让铠有了如今落魄的模样。

他不顾周围人的阻拦,跪在地上一直找、一直找......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找到什么,守约的尸体吗?

“哥哥。”露娜终究与铠血肉相连,她再怎么狠心也见不得亲哥哥如今的样子。

“露娜,这里我找过了,全都找过了。没有守约的尸体,他还活着.....证明他还活着,对不对?”

即便不想说,露娜也要狠心斩断铠对守约的心思。她长舒一口气“刚才,在破败的二楼发现了守约的尸体。”

铠发疯似的抓住露娜“你怎么知道那是守约的尸体!万一是别人的呢!?绝对不会是守约的,绝对不会是....我知道他一定是逃走了,他一定是恢复记忆了!!”

“哥哥,你清醒一点!他要是恢复记忆,在你身边这么好的刺杀机会,他会这么简单的放过?”

没等露娜把话说完,在破败的楼梯上,士兵们抬下一具尸体,那架子上盖着白布,伸出来的手让人发现,这人早已被烧的黝黑。

就在士兵们抬着架子经过铠时,他说“放下。”

“哥哥,你别看!”露娜第一时间伸手阻止,但是铠没留给她机会。

只见白布被掀开,那尸体被烈火蹂躏的面目全非、惨不忍睹,唯一能辨认是守约的地方就是那残缺尾骨了。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61 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