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1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(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父母之命。)

 (试着更新一下第一章看看反响怎么样,主要先更谍蜜,谍蜜马上结局了!)

 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
第一章 李信订婚

*先看避雷预告 先看避雷预告 先看避雷预告

*

*

“额啊!”随着一声闷响,在暗巷中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应声倒地,仔细看去那男人身上全都是血,脖子上都被开了一个大洞。人类本能的求生欲促使男人拼命的呼吸,筋肉带动被切割开的脖子,一呼一吸痛苦至极。

再往上看,男人的头上踩着一只昂贵的皮鞋,穿皮鞋的人就是杀了这男人的凶手。伴随脚下的用力,皮鞋下的花纹陷入男人的脸上,直接将脸踩个稀烂,倒也减轻了这人的些许痛苦。

“叮咚”一声,原来是手机响了。

杀人的人名为百里守约,是长城集团(黑社会)的项目总经理,这次的任务是BOSS直接下达的,他也很久没杀人了。些许的手生导致暗杀时没有找对角度,直接砍到大动脉,守约被飙了一身血,不过还好,穿在风衣里面去参加订婚典礼的西装没沾上鲜血。

守约从衣兜里拿出一根烟,守着尸体抽起了烟,只有抽烟时才能让他觉得自己也是活着的人也在呼吸。

“你来了。”来的人是上官婉儿,专门负责处理尸体的人。

上官婉儿带领着几个人将男人装进黑色袋子里。“你还不走?”下意识看了看表,还有半个小时就到晚上8点整。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10点要去找BOSS。”

深吸一口烟“呼....我知道。”

“木兰姐这次不知道在不在,如果你还向上次一样,可没人救你。”

守约轻笑“知道了。”说完便将烟头扔在地上碾碎火苗,转身向巷子口走去“我还有点事,10点之前绝对会到,你放心。”

上官婉儿站在巷子的深处,看到的是守约侧颜的笑容,如果这孩子没有进入长城集团该有多好啊。

守约找个地方将自己的外套扔掉,穿着整齐的西装衬托得他就像个富家公子,任谁也想不到这人是个满手鲜血的杀人犯。他将鼻子凑近衣袖闻了又闻,确定没有血腥味后才打开手机。

刚才的信息是守约的高中同学李信发来的,正在问守约什么时候能来参加他的订婚典礼。其实他早就收到李信的订婚请柬,之所以没回就是在纠结到底去不去,毕竟二人已经有10年没见了。“订婚典礼......”守约望着请柬出神,内心有一丝异样的感觉,那个在高中时期对他处处呵护的人,如今也成了别人的人。曾经,他以为谁都可以离开自己,唯独只有李信不能,没想到任何感情都可以败给时间。

“铃铃铃...”电话铃声突然想起,将守约的思绪拉了回来。盯着手机屏幕的陌生号码,守约心里直打鼓,不过他还是鼓起勇气接听,打电话的人不是BOSS更不是仇人,而是他既想见到又不想见到的那个男人,

“......”接听电话后守约尴尬的说不出话来,他的嘴巴微张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能和李信攀谈什么。

“守约?是你吗?”熟悉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,炽热又温暖,让守约寒冷的身体感觉到一丝又一丝的暖意。

“是....”他说话声音非常小,小到自己都听不见。

“还有十分钟订婚典礼就要开始了,你在哪儿?我在门口等着你呢。”从上学时,守约就一直让李信等着,无论是上学、放学甚至是出去玩,守约永远都是慢吞吞的那一个,而李信却永远都是笑着包容的那一个。

“我...我到了。”边说守约边从旁侧的黑暗处渐渐走出来。

当李信看到守约的那一刻,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他,脸上表现出的喜悦是任何人都能感受到的,李信的笑容很温暖很有感染力。

守约慢慢走到李信前,看着身穿白色西装、有着金发发丝的李信,似乎有些惊呆了。而李信也是如此,他没想到过了十年守约一点也没变,从头到脚还是高中时期的那个样子,银灰色的头发很有特点,红色的瞳孔摄人心魄,他激动地伸出双手拉起守约的手“守约,你来了!”

守约很尴尬身体下意识向后倾斜,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李信有过接触了。手轻轻抽回,笑笑“恭喜你,要订婚了。”虽然他曾在暗巷中幻想过无数次和李信见面的场景,为了不让自己那么尴尬,也预设过很多恭喜李信订婚的话。如今,人在眼前,话到嘴边,倒什么也做不出来、什么也说不出来了。

“我太开心了,守约。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。我也只是试着向你曾经的家寄了请柬。”

守约低头“嗯,我也是偶尔回去的那一次看到的。”那时候的守约看到的是红色的请柬上面落着薄薄的一层灰,可见这封信才放进老家的信箱没多久。

“之前,我也尝试给你曾经的手机号打电话,没想到是空号。”李信说这话时显然有些失落。

“嗯,因为不在老家住,所以就换个新的号码,之前的手机丢了,你们的手机号也都没了。”守约似乎在向李信解释自己为什么在十年前不辞而别,为什么十年没有联系曾经最好的挚友。

李信望向天空,长呼一口气“十年,我们终于又见面了。”像是提着的心突然放了下来,又像是这么多年的执念有了些许结果。“十年,也太漫长了啊。”

守约害怕李信继续问些什么,便转移话题“对,十年,没想到你也订婚了。”当初那句“我要和你在一起”的玩笑话不知还能否当真呢?“恭喜你,请柬上未婚妻是叫公孙离?”

李信的笑容中带有一丝苦涩“是啊,叫公孙离。”

“据说是个女团明星,长得可爱,身材漂亮....”这都是守约提前在手机上查的,没想到李信居然和一个明星订了婚。

“嗯,她是个歌星。长得...自然没有你好。”内心的真实想法是无法骗过大脑的,一不留神本就紧张的李信更是说漏了嘴。

还好,守约面对这种状况早已习以为常“那我还真是荣幸,能和大名鼎鼎的明星媲美呢。”话语中带有些酸意,李信察觉到了一点儿。

他凑近,与守约的距离很近,就差鼻尖对着鼻尖“守约,你是不是生气了?生气我订婚......”守约怎么敢生气,他巴不得李信能有一个好归宿,彻底忘记他们两个曾经的故事。这样,至少对他自己而言,减轻了些许负罪感。李信与守约不同,掌管政坛的人是他的父亲,而守约只不过是黑社会集团下靠卖pg上位的男j而已,黑暗中的烂泥怎敢面向太阳呢?

守约下意识低头“能听到你订婚的消息,我很开心。”

“信哥?!”悦耳的女性声音从后方传过来,向后看去则是穿着礼服的公孙离。李信自7点就一直在酒店外等着,酒店内的亲朋好友只有公孙离一个人忙里忙外的招待,说是等朋友,更像是等爱人。公孙离出酒店门口时就看到被李信身体盖住的守约侧影,二人的距离太近,让公孙离心里燃起一阵怒火。

守约看到李信的未婚妻急匆匆的走来,赶忙向后退一步,又轻推一下李信,拉开二人的距离。“我是来恭喜你订婚的,为什么要生气。”

李信见公孙离来了,松开抱住守约的双手“守约,这是我的未婚妻——公孙离。”

“恭喜恭喜,你们二位真是郎才女貌,原谅我来的太晚,耽误你们订婚的时间。”

公孙离见守约还算客气,气也消去一大半,赶忙摆出女主人的架势招呼起守约“你是百里守约?我常听信哥提起你们高中时候的故事。没想到如今见到真人,校草果然名不虚传。”守约在高中时期就被学生们称为校草,不仅身高优秀、长相俊美,就连成绩也是数一数二。如果不是高三的那件事,守约现在应该可以和普通人一样,步入名校找到个好工作之后成家立业吧,再或者会和李信发生些什么也说不定呢?

守约笑着低头“过奖、过奖,那也都是曾经的事情。哦对了,这是我带的贺礼。”说完立刻将贺礼放在李信手里,是个红色的袋子。“祝你们订婚愉快,我还有些事就不打扰了。”守约转身,逃命似的想要逃离这里,却被李信一把抓住。

“订婚典礼马上开始了,不进去喝一杯吗?”李信想要挽留守约,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十年前,这次见面之后的下一次又会是什么时候呢?“马上开始了,阿离你先进去吧。”李信将公孙离支走。

守约尴尬的笑着“不了,我还有工作,不打扰你们订婚了,我们可以下次再叙旧。”守约的手臂在轻微颤抖,不是李信抓的用力,而是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人。“希望你们幸福”

李信那想要挽留的感情全部写在脸上,眉头微皱“下次是什么时候?”

“......”就连守约也不知道他们二人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,最好今天就是最后一次见面。

李信有些生气,他将手伸入守约的上衣兜里找出电话,随即便用守约的电话打给自己。之后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“这是我的电话。”

李信一气呵成的动作没给守约反抗的余地,他盯着手机屏幕的一串号码,只好怪怪的新建联系人。“我经常换电话号码。”

“那你就用每次换的新号码打给我,我的手机号码不会换,还是高中时的那个。”李信十年没有换电话号码,目的就是希望守约能给他打一通电话,而不是不辞而别。他一定要抓住守约的这次现身,再也不能将他弄丢了。

“好。”守约低着头,略长的头发盖住了他的双眼。李信下意识撩开那碍事的头帘,正好与守约四目相对,两个人积压在内心的情感在一瞬间像是要爆发出来,不过还好守约急忙转移视线。“我...我先走了。”

没等李信说话,守约便留给他一个纤细的背影。“这次,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了。”守约身上的血腥味怎么可能逃得过检察官的鼻子,李信对守约的处境更加担忧。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43 )
  1.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