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铠约李约策约】谍蜜ABO(53\54)

铠约 李约 策约 

(现代架空ABO)

有囚禁、血xing情节(双洁慎入)

未来 架空 间谍文

主CP:曙光天使X魅影特工


第五十三章用情至深

*完结倒计时。

*

*

自从确认守约死亡的消息后,铠整个人异常颓废。没有遇见守约时,他总是让自己沉迷于工作和政治,想方设法的让第一帝国变得强大,让其他国家畏惧,他认为这是坐在统治者位置上最应该做的事情。得到守约之后,他突然发现原来家里有人一直在等自己,是多么幸福和愉悦的一件事。

铠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,任谁都无法开门,谁也不知道他在屋子里做些什么。

“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。”裴擒虎端着饭站在门口,他们是最担心铠安危的人。“露娜,这里只有你敢进去,要不然去问问?”

露娜无言,她接过饭直接开锁走进去。

扑面而来的是信息素掺杂着浓烈的酒味,曾经放满资料的办公桌如今被酒瓶铺满,整个人没了生气晕沉沉的坐在椅子上,手里还拿着未喝完的酒瓶,继续往嘴里灌,俨然一副醉生梦死的样子。露娜见到铠这副模样,想当初父母的去世都没有让铠受到这么大的打击。

“哥哥?”露娜将空酒瓶移开挪出一些位置“你这些日子一直在办公室喝酒?!”

铠知道露娜来了,并没有心思理睬。现在的他只有喝醉之后的梦境可以见到守约,在酒精浸染的梦里,守约和他无比恩爱。

越是美好的梦境,越是映射现实的悲哀。

见铠没反应继续喝酒,露娜烦躁将酒瓶夺过来,怒斥道“你还是之前那个铠吗?”

这句话像是戳到铠心中的柔软之处,他巴不得自己不是曾经的那个铠,如果通过正常的方式接近百里守约,就算做不了恋人,至少还能做朋友。

见他无言,露娜接着发问“你以为用酒精麻痹自己就可以逃避现实吗?守约死了就是死了,就算你抱着他的照片在这里喝酒,他也不可能复活了!”

铠猛然站起对露娜大吼“他没死!我刚才....刚才还看到他....他就躺在我怀里,叫着我的名字.....”铠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,直至最后心虚得不敢继续说下去。

露娜露出的笑容带有三分讥讽“哥哥,你有没有想过。守约离开你,才是最好的解脱。你想想,从一开始他真的愿意和你在一起吗?他真的愿意成为Omega吗?甚至,他真的愿意给你生孩子吗?”

铠就这样木讷的与露娜对视,露娜见到如今沧桑、潦倒的铠,心中油然泛起一丝爽意,这对待守约如此恶毒的人,终于受到惩罚了啊!“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守约在天有灵如果能看到,一定非常开心吧。”

堂堂曙光天使并没有理会露娜说的这些带有尖刺的话,自顾自的说道“如果我变成这样他能开心,能回到我的身边,我可以一直这样...”铠继续发问“他还活着吗?他一定.....一定还活着吧?那具尸体不是他的,我对他的身体非常熟悉....一定不是他的....”

露娜将身体向下压去,用气势将铠逼退在座椅上“他死了,尸体已经被烧成焦炭,都化成灰了。”

铠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,他懂得露娜的意思,但仍存有一丝侥幸心理“我还有机会吗?我...我真的知道错了...”铠抓住露娜的袖子,眼泪一滴一滴抵在露娜的手上“露娜,你一定知道什么对吗?你一定知道...我有作为哥哥的直觉...”铠并不是在诈露娜,是心里隐约有感觉妹妹一定知道些什么,如果她不想说应该也有自己的理由吧。

露娜非常烦躁,无论她如何告诉铠守约已死,铠都不相信。露娜见到顽固不灵的铠愤怒的心情暴涨,她散发出Alpha信息素一把抓起铠的衣领“守约已经死了!已经死了!”

露娜将铠桌子上的酒瓶一股脑全部扔在地上,听着空酒瓶破碎的刺耳声音,铠像是能在玻璃中回忆起和守约的点点滴滴。他在这一刻幡然醒悟,这些破碎的玻璃不就像自己和守约的感情吗?碎了就是碎了,无论如何也无法复原。露娜将饭放在他面前“首先,你必须振作自己,我能和你说的就是身体健康,才有精力和时间再找他对吧?”

铠猛地站起,双手攥住露娜的手臂,异常激动就连声音都在颤抖“他....他还活着吗?露娜....他,他真的还活着吗?”

“......”露娜无言,她不想让守约和哥哥见面。虽然看到哥哥受到惩罚心里非常解气,但同样的她也不想让哥哥死,如果现在不给铠一丝希望,那么他最后会变成什么样,大抵是孤独死去吧?

露娜终究是铠的亲妹妹,她见不得铠虐待、强迫守约,同样也见不得自己的哥哥如此颓废。在露娜心中,哥哥的外貌永远是干净整洁的,性格永远是自信强势的。最终,她还是在铠万般的哀求下妥协,终究还是看不得哥哥眼中的泪水和日渐消瘦的身躯。“是,他还活着。”

铠竟然笑了。

自从铠武装起义开始,露娜似乎再也没见过铠的笑容,这个笑容过了几十年呢?“哈哈哈哈哈,太好了,他还活着!他还活着!!!”铠就像是个过节得到礼物的孩子,手舞足蹈在房间里蹦跳,大声地笑开心地笑,没一会儿便笑出眼泪。“他还活着....哈哈...”笑着笑着,那眼泪夺宽而出,他背对着露娜无声的哭泣。眼泪中包含着他对自己这些年来做的错事的悔恨,以及对守约的愧疚吧。

半晌,铠调整好情绪转过身,又恢复了当初那个冷漠淡然的统治者样子。

露娜被这些动作吓得一愣一愣的,她赶忙跑到铠的旁边,用手拍拍铠的头“哥哥,你没疯吧?”

铠并没有接露娜的话,他自顾自的说“我想赎罪。”便开始一口一口的吃着饭“曾经,每顿饭都是守约做的,现在的饭,根本没有守约做的好吃。”铠象征性的扒拉几口,便将那些肉扔在旁边。

茕茕白兔,东奔西顾;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。

铠现在才明白他对于守约的爱早已浸在骨子里。被爱的人有恃无恐,爱人的人千穿百孔,他享受惯了守约对他的照顾、给他的幸福。现在人走了,铠才幡然醒悟,如今思念分分秒秒、无论何地都在围绕着他,令他魂牵梦萦的是守约做的饭菜,是守约放好的洗澡水,是守约耳边温柔的轻呢......

“你怎么赎罪?是跪着求他原谅你做的那些畜生般的事?还是再次强迫他,让他做你的Omega?”铠心中另一个人声音让他瞬间清醒。

“不!我不求他原谅,我会尊重他的选择!我只想...只想再见他一面,和他道歉。”

“可能,你和他再也不相见是对他最好的道歉。”

铠其实什么都知道,他知道自己从守约的世界消失,才是最爱守约的表现。但是扪心自问,他做不到,他能做到的就是在远处默默地看着守约,保护守约吧。

“哥哥?”露娜见铠盯着前面发呆,更加担心不知道哥哥到底怎么了。“你怎么?”

“露娜,守约如今在哪里,你知道吗?他身上的追踪装置追踪不到...下面的人也找不到,就连孙膑也.....”铠乞求的语气就像个知错的小孩子。

露娜轻叹,倚靠在桌角“我不知道,不过我能确定他活着。”

铠更加有信心“他真的活着,那么就一定能找到。在这片王者大陆的某一角,我一定能寻到他。”

就算是这样,铠也不胜从前那般,就像是千穿百孔的心被一些希望填补上,而那些填补窟窿的希望极为脆弱。

几月之后,铠将露娜和裴擒虎、上官婉儿等人召集,拿出一张手绘的图纸,这些人都是铠的心腹,看到图纸自然就明白铠要做什么。

“上将,您拿曙光天使的图纸出来做什么?还有那边的芯片....”

“你们还记得百里守约作为特工来我国的目的是什么吗?”

几人面面相觑,每个人都知道可每个人都不敢说,这时露娜开口“是为了破坏曙光天使,那是唐帝国给他的任务,如今我已经照哥哥的吩咐将机械制造成功的消息散布出去。”

剩下的几人恍然大悟,婉儿接着说道“那我们就在第一帝国等着他来吗?这岂不是,又设计一个圈套?”

铠摇摇头“不,我不会再囚禁他,更不会做伤害他的事情,我只是想让孩子见见他的生父,和他道个歉罢了。”

“他真的会来吗?”裴擒虎问道,“这里可是...他的噩梦啊。”他看向铠的眼神小心翼翼,生怕铠突然的怒气。

“他一定会来的,这个东西。”铠指了指芯片和图纸“是他未完成的任务,为了王者大陆他也一定会回来。”

果然,就在守约去往第一帝国的路上,那个令他愤怒的消息传到耳朵里。曙光铠甲完工了,拥有毁灭整个大陆力量的机械性武器,真的被第一帝国制造出来了!

 

第五十四章骨肉相见

*完结倒计时。剧情可能会有些快,下章完结或者下下章。

*本来想安排再追追妻的,但是章节太长了....实在不想再拖了。

*

守约坐在车上听到周围的人谈论这个令整个大陆畏惧的消息。

“你们知道吗?第一帝国将武装铠甲制造出来了!听说,那个铠甲受天使的祝福,任何武器都无法破坏它。”

“武装铠甲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车上的小孩子天真地问道。

“好像铠甲胸口发出的能量光线足以扫平一个国家!它整整20层楼那么高,一脚就能踏平中转站!”男人的表情和动作无一不显示出他的恐惧。

“这么危险啊。”抱着孩子的妇人一脸惊恐“如果第一帝国发动战争,用那个铠甲攻打我们,岂不是都没活路了?”看着怀抱中的小孩子,妇人眼中有些泪水。

“妈妈,我从电视上看到过。第一帝国的领导者看起来不像坏人,而且他也有自己的孩子,应该不会发动战争吧?”孩子的想法总是天真、单纯的。

守约带着棕色的兜帽、黑色的高领衣服将他的脖子和下巴盖得严严实实,宽大的衣服也无法掩盖他不同寻常的气质。“铠甲是什么时候完工的?”

小孩子看到坐在一旁的大哥哥说话,兴奋的不行“大哥哥,大哥哥!”任何人都喜欢美丽的事物。

妇人看了一眼守约“我们也是前几天联网才看到的消息。”

“第一帝国说要怎么使用这个铠甲了吗?”

妇人摇摇头“没有,不过这对于平民百姓来说,又多了一个定时炸弹啊。不知道那位高傲的领导者,何时启用这个恐怖的东西。哎。”

在这个资源分配不均的世界上生存,本就很艰难。无论是哪个国家发动战争,受苦受难的人永远是底层的百姓。但那又如何?上层掌控着巨大资源的管理者是不会在乎那小小的普通人,他们只会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,铠是最出色的领导者,守约又怎会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?应该会择日启动铠甲,直接攻打唐帝国吧。

守约望向衣服褴褛的妇人,看到怀抱中骨瘦嶙峋的孩子,深思起来。从中转站到第一帝国的整个旅途,守约一言不发的望向窗外。坐上这趟车时他还在犹豫,王者大陆幅员辽阔,总有一亩三分地可以让他和弟弟活下去,要不然这件事就算了吧?他这样想着。但是,作为特工最后的一丝职责提醒着他,不完成任务的话决不罢休。

正巧,守约在车上见到这对母女,她们不就是最底层的人民现状吗?母女的出现更加坚定守约破坏曙光铠甲的决心。殊不知,他心里想的只有整个王者大陆,而他的亲生骨肉却被抛在脑后了。

守约这次做足了准备,不仅拥有芯片可以大摇大摆的出入第一帝国的大门,而且还能用兰陵王借给他的芯片侵入帝国的互联网,再加上他失忆之前的了解,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

到达帝国的第一晚,守约并没有即刻行动,而是漫步在商业街上,吃了一个曾经铠给他的冰淇淋。守约不懂为何自己会多愁善感,看到街上形形色色的人,突然想起自己失忆时铠带着他来这里逛街,那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出别墅的机会。那时候的守约很珍惜这次机会,因为铠说这一天是守约的生日。

“哈哈哈,生日....”守约看着手里快要融化的冰淇淋,仔细回想起那天并不是守约的生日,而是他第一次与铠见面的日子。那次失败的刺杀,让守约沦落成现在这幅样子。“如果那次成功了,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冰淇淋融化一滴一滴掉在地上。

不久前,守约还住在这个国家,如今他想好好欣赏这里,毕竟他不知道如果铠甲被摧毁,这里的人还能不能活下来。战争总要有牺牲,守约只能尽可能将死亡降到最低,最好只有自己......

三日后。

守约穿上黑色的夜行衣隐匿于黑夜,当他走到一栋大楼的房顶上时,对面的电子屏赫然出现铠的样子。守约的心怦怦直跳,他对铠的恐惧早已渗入血液“还好,还好只是新闻。”他驻足看着大屏幕上憔悴的男人,心中毫无波澜,就算是铠死掉,大概他也不会流一滴眼泪。向楼下看去,一群人密密麻麻的聚在广场中,像是在等待一件大事的宣布,这些人的神情紧张,根本不敢出声。守约冷笑,刚要起身去向白楼,铠说话了。

“守约。”铠在叫自己的名字?守约又回过头盯着屏幕,他的愤怒凝聚在手上,紧紧地握着拳头。

“你也配叫我的名字?真恶心。”

屏幕中的铠像是在酝酿情绪,将眼泪咽回肚子里。“守约,今天是我认识你的日子,也是我爱上你的日子。”顿时,楼下的群众像是炸了锅,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,只能听到震惊、惊讶、叫喊的声音,守约蹲在地上盯着屏幕一言不发。

“从那时起,我就想尽办法接近你,想要找到关于你的一切消息。哈哈。”铠苦笑“可惜,你作为特工简直是太优秀,即使我找不到你在哪里,可我也没有想过放弃。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你自己进入了我的领地。”铠的声音有些哽咽,下面的人们安静得听着,有些人的眼里已经翻起泪花。这是公开表白吗?他们的领导者原来也有最爱的人啊?

“从军校见到你的第一眼起,我便知道你就是魅影特工。”一片哗然,第一帝国的居民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体会这段感情,原来曾经名声大噪的魅影特工是“曙光天使”最爱的人。那么,如今销声匿迹的魅影特工又在哪里?他能不能看到铠的表白呢?“我承认,我一步一步设下圈套,等着你来到我身边。我也承认,是我的自私让你变成现在的样子。”

“自私?自私就可以将我变成Omega吗?自私就可以让我给你生孩子吗!”守约的感情在这一刻爆发,积压在他内心对铠的恨意已到达顶点,如果现在铠站在他面前必死无疑。“真可笑。你从来都是一意孤行,根本不理会别人的感受....令人倒胃口的独裁者。”守约自言自语说道。

“守约,我知道你一定在哪里看着我,我爱你同样也对不起你。不求你能原谅我,至少回来看看孩子。”铠将孩子抱在怀里,那小子像极了守约,微微弯着的月牙眼睛,胡乱挥动的小胖手,咿咿呀呀还不会说话,却已经会对着话筒叫“papa”,“守约,你的儿子真的很想你。”

守约看到孩子的一瞬间,就知道自己输了,即便这孩子是在憎恨中生下来的,但是他的笑容能治愈守约的心。孩子是无辜的,他还那么小那么可爱那么脆弱,守约向前踉跄的走了几步,用手扶住屋顶栏杆。在这一片静谧中,他哭得全身发抖。爱与恨在他心里交织,独立了二十多年的他如今却拿不定主意。

“孩子想见你一面。”铠显得很失落,擤擤鼻涕忍住泪水“守约,你知道去哪里见我。”突然大屏幕变黑,寂静的市井街道又一次变得热闹,现在居民们谈笑间的话题变成了曙光天使的感情故事。守约知道,铠向整个国家宣布这个消息,无非就是在宣示主权,告诉所有人魅影特工是他的爱人,并且有一个孩子,过不了多久想必李信也会知道这个消息,真是令人唏嘘。

夜晚的冷风吹干脸上的泪水,守约戴上围巾继续在房顶上跳跃。铠说的地方他当然知道,白楼地下的实验室,去那里绝对能见到铠。

果然,白楼外围没有任何守卫,安静得出奇。他依照着记忆向下寻找,这一切熟悉的令他害怕,他的记忆如潮水般袭来,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走进铠的陷阱的。守约平静地走出电梯,面向曙光铠甲而铠正从黑暗中走来。

“守约,你果然来了。”声音略带颤抖,铠一步一步向前走得非常小心,他距离守约不远,却没有勇气再向前走一步。愧疚的心情让他无比忐忑,双手在身后握紧,像是在让自己下定决心。

“孩子。”守约的围巾遮住下半张脸,冷漠无情的态度与眼神,让铠的心凉了一半。“孩子在哪里。”

“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见孩子吗?”铠试探性的问着,就算是守约说想看铠如今凄惨的样子,他也会为此高兴,就算是恨那也是心中有他的证明。

“你拿孩子当诱饵,也是想让我见他吧。”守约机械性的说着,仿佛那个孩子并不是他的一样,甚至孩子在哪里、是死是活,认不认识他都无所谓。

“如果....你见到孩子后,能原谅我吗?”

铠的大言不惭令守约发笑,过分的事情做的那么彻底,如今却想要求得原谅,真是痴心妄想。“你做错什么了吗?堂堂的曙光天使居然还会犯错误,你那头上的光环都不允许你低头吧?”守约的话语中充满嘲讽,他希望激怒铠。如今的铠这么有礼貌,守约反而有些不适应。见铠无言,守约继续说“孩子,让我见孩子。”

露娜从旁侧黑暗处走出,怀里正抱着咿呀学语的婴儿,见状他也向前走去。那孩子同守约长得相似,一眼就知道是自己亲生的孩子。孩子熟睡着双手环抱露娜,守约并不反感露娜的靠近,这也是铠猜测到的,如果是自己抱着孩子,估计守约绝对不会向前走半步。

孩子像是感觉到了久违的气息,紧闭的眼睛微微睁开,看到守约的一瞬间,亲情的的纽带就将二人连接,孩子双手抬高极力地想要去抱住守约,渴望依偎在亲生父亲怀里。

守约像是第一次抱住孩子,他小小的、软软的、香喷喷的,可见铠有多么疼爱这个孩子,守约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60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