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铠约李约策约】谍蜜ABO(大结局)

铠约 李约 策约 

(现代架空ABO)

有囚禁、血xing情节(双洁慎入)

未来 架空 间谍文

主CP:曙光天使X魅影特工

(完整版会放在QQ群文件里)


第五十五章相爱相杀

*

*

*

“papa....”虽然孩子还小,但是无论时间过了多久,他依旧知道谁是自己的亲人。孩子并不亲铠,他甚至更喜欢自己的小姑露娜。

守约将孩子抱在怀里,曾经性格坚毅的守约眼中渐渐涌现出泪水,“你还记得我?”守约将信将疑,他用手轻抚孩子肉乎乎的脸颊。孩子并没有第一次见到生人的害怕,而是一直向守约怀里挤。“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,对不起。”

铠见到守约似有似无的哭腔,他便知道孩子是守约的软肋,只要一直刺激这根软肋,那么守约肯定会回到自己身边。

“乖乖的,回到露娜身边吧。”守约伸出手想要将孩子给露娜,孩子不会说话,可他本能感觉到自己要被父亲抛弃。眼泪直接流出来,张开大嘴便开始哭,声音引得不远处的铠走过来。他理所应当的站在守约旁边最近的位置,在露娜看来,就像是恩爱的夫夫在哄吵闹的孩子。

守约见到孩子的那一刻,仍没有放下戒备心。他知道铠的一举一动,只要他有更近一步的动作,那么守约便带着孩子逃跑,最坏的结局不过就是他拿孩子当做人质,威胁铠而已。“乖乖乖,别哭别哭。”孩子只要一哭闹起来,谁都无法制止住,可这孩子只要守约轻轻的拍打,或者是浅浅的亲吻。“爸爸在,爸爸在,爸爸不走。你先和小姑待一会儿可以吗?”要说孩子是最可爱的,大大的眼睛无辜的看着守约,满脸泪水的他哭的像只小花猫,手指头放在嘴里。“宝贝,你先去那里,我保证不走好吗?爸爸一会儿就去看你。”孩子被守约安慰好,一边打着嗝一边回到露娜的怀里。

露娜皱紧眉头,她知道铠只是想和守约谈谈,却不知道守约到底想做什么。“嫂子。”露娜试探性叫一声嫂子,想看守约的反应。而他似乎对这个称呼并不在乎,毕竟他对这里的任何东西都失去兴趣。铠示意她走向安全的地方,露娜便抱着孩子悄悄走开,孩子仍然用渴望的眼神盯着守约。

“守约孩子还是认识你的,他需要你的爱。”

守约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“是啊,孩子认识我,毕竟血浓于水。”

见守约有些松口的意思,铠继续说道“我知道自己做错了,看在孩子的份上祈求你的原谅。”

“你总是这样,和之前没有一点变化。”守约的表情异常平静,任谁说的话都无法打动他。“不觉得可笑吗?在你眼里我是什么,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宠物吗,还是解决你欲望的工具。你说你爱我,可你问过我的意思吗?你又是怎么做的。”守约的话字字诛心,铠几乎都要站不稳,“你果然不如凯因,有些时候我搞不懂,凯因和铠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。”

铠显得很沮丧“哪个都是我。守约,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你,当知道军校的百里守约就是你时,说真的我很开心。”

无论铠说多么动情的情话,守约的心里均没有一丝涟漪,失望透顶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“如果你没有对我做出那些事情,我可能不会恨你。”守约哽咽,他知道自己来帝国报仇的初衷就是错的,他也曾经将铠作为异国他乡最好的朋友。“我承认,我有任务在身上利用过你。可我,是真心将你当做同伴。”守约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下一滴,有且仅有一滴“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龌龊,想要让我成为你的Omega,不惜人体实验就为能创造出转变第二性别的药剂。”守约的眼睛死死盯着铠“你可真自私啊。”最后这句话多少带着些嘲讽。

偏偏铠没有生气,按照常理如果有人如此嘲讽他,那个人早就死了。“我只是爱你。”

这句话像是点燃了守约心口的怒火,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绪“爱我?!别再找借口了,堂堂曙光天使满嘴谎言?你不过就是想要一个自己亲手制造的玩具而已,而我恰好跳进你的陷阱。”守约认为在铠心里,这个Omega是谁都不重要,只不过是自己符合铠的要求,这么多人当中恰好是他而已。

“我对你做过很多过分的事情,你恨我,是我应得的。我只是不想让孩子的一声抱有遗憾,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,那也太可怜了。之前那些事情,我总有千百条命也不够去赎罪。守约,我不求你的原谅,只求你念在孩子。”

守约笑了笑,说出让铠很绝望的话“说实话,我根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。在别墅里,从楼梯上摔下来也是我故意的。只可惜这个孽种。”他看向孩子所在的位置,“他居然没死。”失望的语气让铠都觉得冷漠。“他要死了,我就不会再顾虑这么多了。不过现在也无所谓,他的死活包括以后的一生都与我无关,我不是他的生父更不是Omega。所以你别妄想拿孩子来打感情牌,你不配。”

守约这些话就是对铠最无情的拒绝,他不想和铠有任何关系,即使是自己生出来的带有铠血缘的孩子。

“有时,我会想自己是否太过无情。但与你做的事情想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罢了。”他向后走去,试探性地问道“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吧?曙光天使。”曙光天使这四个字守约念得极重。

铠长呼一口气,他早就料到守约不会乖乖听话,如此只好用另一个办法了。“我明白。守约,抛开个人感情来说。上次....很久之前你没有暗杀成功,是不是很失望。”

“确实,如果当初杀了你,我也不会变成这样。”

“那么现在我给你机会。”铠手中幻化出全息的刀锋,守约从未见过铠的武器,这也是第一次见到,不知道刀下的冤魂有多少呢?刀锋上蓝色的火焰异常夺目,如果被这玩意砍上一刀,估计会被分成两半。“来和我打一架吧,堵上彼此的生死。你也知道,如果我不死,你就无法彻底摆脱我。”

守约先是愣了几秒,原本他以为铠会再次强迫将他囚禁,没想到这个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。很巧,守约来到这里,也没想活着回去。

两个人在曙光铠甲的面前打的你来我往,冷兵器碰撞的声音、守约子弹出膛的声音不绝于耳。在黑暗处天狼小队的人们都在见证这场战斗,很明显守约的体力渐渐不支,逐渐处于下风。铠自然是从开始就没下狠手,他本来就明白Omega与Alpha的身体机能相差甚远,一直在谦让守约。

而守约自然明白这一点,他非常讨厌被人轻视的感觉,如果自己是Alpha那么就可以和铠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。“嗖”的一声子弹划过铠的脸颊“如果想一较高下就拿出你认真的态度。”

说完这段铠抬起手臂以极其快的速度向守约冲过去,仅仅是这样的速度,还是没有散发信息素的程度,守约紧张地汗珠从发中流下直至下巴也没有丝毫感觉。

“这就是你的实力吗?”明明已经很吃力了,却还是在刺激铠,这分明就是在寻思,铠又何尝不知道?

“你输了。”转眼间,在脚手架上狂奔的守约就被铠逼到最高的平台,这个平台就是上次铠带他来到的地方。

守约背靠着栏杆,侧下身看到下面是刚才的平台,若有所思地轻笑一声“哼,是啊,我输了。和你交手我从未赢过。不过,我真的输了吗?”

铠在这时突然发现不对劲,守约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按钮。“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他并不知道,但是看到守约毛骨悚然的眼神时,就知道这东西绝对可以逆转现在的局面。“守约!你别乱来!那个按钮很危险!”

见到铠慌张的神色,守约勾勾嘴角“哈哈哈哈现在知道害怕了?只要我按动这个按钮,嘭嘭嘭!这里就会发生连续的剧烈爆炸,你还不快跑?”守约说道最后,脸上只有苦笑,同时也有如释重负的轻松。

“守约!我放你走,你别这样!快把这个该死的按钮给我!”铠急火攻心,他就站在守约正前方的不远处,刚想靠近就被守约威胁。

“如果你过来,我就跳下去。”守约正巧坐在栏杆的上面,半个身子都在半空悬浮,铠的心也在悬着。看到铠焦急的神色守约有一种暴虐的快感,没想到虐待他人是一件愉悦的事情。“你最后再看看这具美丽的铠甲吧。”

铠哪里还有心思看铠甲,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守约的身上,生怕守约跳下去。“你这是在逼我,让我从你与铠甲中做个选择吗?”铠果然聪明,直接明白守约的意思。

“那么你选谁呢?”守约歪头,玩味的看着铠。

“我会选择你,守约我是真的爱你。”现在饱含热泪的深情告白来的也太迟,守约不仅没有感动,反而有些想笑。

“你的爱让我恶心。”他看看铠甲又看看铠“你说你爱我,同时也无比珍惜这具耗时几十年的战斗铠甲,对吗?今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。”守约缓缓按下那个按钮,没等铠反应,铠甲背后便发生巨大的爆炸,“嘭嘭嘭”的声音令人绝望无比,铠和守约就这么看着曙光铠甲被逐步摧毁,直至最后分崩离析。铠并不心疼,他想如果能救下守约,他愿意用整个帝国的命数去换。

 

第五十六章只若初见

*大结局啦啦啦啦啦

*下一本《暗箱》

*

一瞬间铠甲下的大理石地面开始破碎,露出下方的蓄水池,白楼也因为巨大的爆炸和震动开始逐步坍塌,他们二人就站在脚手架搭建的平台上,守约的背后就是“万丈深渊”的火海,而铠身后确实求生之路。铠小心的向前挪动脚步,伸出一只手“守约,你快过来,那里太危险了。”说话的声音在颤抖,他害怕一个不注意守约就会死。

而守约则整个人坐在摇摇欲坠的铁质栏杆上,半个身子悬在外面,只要稍微一用力,是死是活就看他本人的意思了。守约侧目欣赏着下方熊熊燃烧的火焰,本以为报仇成功的他却高兴不起来,他知道铠完全是在让着自己,如果真的想留住这个铠甲,那么从一开始第一帝国的大门他就进不来。

下面的火燃烧得越来越剧烈,配合着铠甲的燃料逐渐开始发生小规模的爆炸,有些火焰蹿得老高,甚至出现在守约的面前。这些红色的火焰就像地狱中的双手,在召唤守约的到来。他再也不想活着了,只要活着一天就要面对成为Omega的自己,只要活着一天就会想起背叛自己的李信,只要活着一天就回想起口口声声说爱却又一直虐待自己的铠,守约真的累了。要是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就是弟弟玄策了,可他现在却比自己生活的还要好,大抵是没什么让他操心的。

守约转过头看向铠,“别过来。”铠本想在守约出神时一把将他抱住,没成想被发现了。周围的建筑物碎片一下又一下的坠落,时间快要来不及了。

“守约!算我求你了。”只见铠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,这一幕让守约惊呆。“你过来吧好吗?我带你逃走,只要你活着,我再也不干涉你想做的事情,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就算我们再也不联系、再也不见面都可以!”铠整个人的情绪崩溃,他满脸泪水、追悔莫及。不知有多少次,他觉得自己距离守约那么近又那么远,明明跑上几步伸出手就能拉住,却又不敢靠近一步。

守约看看天、看看地,永远不想看他的眼。

“我一开始以为袭击贫民窟是你做的。”守约继续看着火海自顾自的说道“所以才接了暗杀你的任务。这件事情,开始就是错的。你并没有袭击贫民窟,而我那次暗杀也以失败告终,可能我们的命运在冥冥之中早已有定数。”

铠在一旁听着,依旧保持着跪着的姿势。

“之后,我自告奋勇来到你身边做特工,为的就是杀了你、毁掉你的国家。不过,在我认识凯因之后,慢慢的喜欢上了这里,开始只想杀死你了。你知道吗铠,我对凯因的感情很复杂,我从没有没有那么想念过一人,也从没有那么想和一个人一直待在起,这种感情是你口中的爱吗?”

铠跪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凯因是他铠也是他,他以凯因为面目示人,本是他的一时兴起,没想到最后却败在了自己手里。“凯因就是我。”

“不!凯因才不是你!在我被你抓起来的那一刻他就死了。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守约冷酷的话和无情的眼神刺痛铠的心。凯因的确是铠没错,那才是他真实的自己,一个温柔、会呵护爱人的暖男。

“如果凯因在的话,他是不会放任我被你强奸、被你囚禁的,他更不会强迫我变成Omega,我和他将会是平等的朋友,如果有可能会是爱人吧。”

“凯因就是曾经的我。”铠用微弱的声音回答道“守约,你喜欢凯因吗?只要你回来,凯因就会复活。”

守约望向铠笑眯眯的说道“我应该是爱他的吧?他应该也是.....爱我的吧。”何止是应该,凯因最爱的就是守约了。

反观铠说的爱,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

“你口中的爱,就是伤害吗?”这句话无非给铠一击重击。“铠,就算我不爱你,你也爱我吗?”

面对守约的追问,铠再也无法说出爱这个字。

守约的双眼仿佛看透一切,他对着火海大笑“如果从来没有遇见你该有多好,如果李信没有骗我该有多好,如果我一开始认识的是凯因.....”就在这时,巨大的坍塌声音在耳边响起,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。

铠站起身来,双眼早已被泪水浸红,他望着守约“你先过来,好吗?”无比卑微的请求语气,他是真的恐惧守约的死亡,再也不想经历一次了......

“时间差不多了。铠替我转告孩子,我还是爱他的。”握着栏杆的双手一松,守约背对着火海,面对着铠就这样向下坠落。

“不!!!!!守约!!!!!!”铠站起身闪电般的速度跑向守约,因为持续的爆炸脚手架的根基早已被破坏,开始不断倾斜。铠拼尽全力握住了守约的一只手腕。“守约...别走,别离开我。”

他低着头本无意抬头望向铠,不过那令人同情的哭声还是引得守约抬头,看到的则是早已泪流满面的铠。泪水一滴一滴汇聚在一起,直到滴下在守约的脸上,。“别离开我,求求你,求求你.....别离开我啊.....”

在这一刻守约像是明白铠说的爱了,不过“太迟了。”随着周围发生的震动,平台摇摇欲坠,守约不想让铠和他一起死,孩子不能没人照顾。“松手吧。”

对比铠的脆弱,反观守约则没有流下一滴泪,泪早已在之前就流干了。

炽热的火焰将二人包围,周围越来越热,守约的手也开始向下滑,无论铠如何用力都无法再次握住。“守约!!!”

守约再次抬头,望向铠发自内心的笑了笑“再见。”笑若桃花,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景里该有多么美。

铠趴在平台上望着向下坠落的守约,“守约!!!!!!!”

这时的守约就像在火焰中重生的神鸟,周围的火苗就是他的羽翼,对他来说这样的死亡又何尝不是一种浴火重生。

三年后   云中漠地边境饭馆

“大叔,看您面生想必不是本地人吧?”

客人坐在四方的桌子上,摇摇头“不是。”

“看您穿的这么富贵,来这里做生意的?”

“不是。”

饭馆里的小孩子见到贵客,怎么说也要攀谈两句。“那您来这偏僻的地方做什么的?”

“我是来找人的,不知道小兄弟见没见过。”

“您来找谁的?”

“我的夫人。”

服务生拿着酒杯赶忙走过来。

“您夫人走丢了?”

客人接过酒杯,喝了一口细品滋味“是啊,他走丢了三年,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他。”

“这....想必您这几年一定很痛苦吧,我虽然没有夫人,但是我也有喜欢的女孩子,吱吖一天见不到她,我就全身难受!”

客人看着孩子,笑得很慈祥,孩子都懂得的道理为什么他之前不懂呢。“我这三年一直在赎罪,只求再找到他,获得他的原谅。”

“原来您是做错事,把夫人气走的?”

“是啊,犯了很大的多,无法挽回的那种。”客人的语气中带着些调侃。

“那您找到夫人后,可得好好表现!不然.....”

“小七,你在和谁说话?”掀开帘子,从后厨端着菜走来的人就是百里守约。守约还是之前的样子,他在那场爆炸中侥幸活了下来,并和玄策在云中漠地最偏僻的地方开了一家饭馆,从此过上了半隐居的生活。

客人指着守约说道“看,那就是我的夫人。”

小七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,他凑近客人的耳边说“老板是您的夫人?那老板的弟弟可不好对付!”

守约见到客人,辛苦炒的菜掉落在地“是你。”

铠走向守约,不做领导者的他平易近人毫无压迫感,就像许多年前初见的那个少年......

他单膝跪地对守约说道“你好。我叫凯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nd.

 

作者的话:

非常感谢你看到这里,也非常感谢你喜欢我的文章~

这篇文本没想写这么长,可是无奈我的废话太多,感觉人物感情也没有处理好,肉也写的不够香,哭哭咧。

这文在最后结局的时候卡了很久,根本不知道怎么完结,但是又很想完结,真的写不下去了,在偷懒(不是)的时候甚至想弃坑!不过我还是皱着眉头写完了,不是因为这文人气不高,也不是因为三个人苦手,只是自己学术不精,不知道该怎样往下写,越写越没有信心呜呜,所以下一篇铠信策变成铠信了,篇幅也会短一点,不会这么长啦~

做一下预告:

《暗箱》主CP李信X守约 副CP铠X守约

李信救赎在暗箱中的守约的过程

而铠则是变态占有欲

想看这篇文的小可爱记得去lofter先看预告避雷哦~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65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