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甜虐都写
王者 剑三 SC ENNEAD bjd
Cp不拆不逆ky爬
微博:阿阿阿阿世
QQ群:729260979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3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(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父母之命。)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三章  不动如山

*交代一下盾山是怎么认识守约的,盾山在后面会有戏码)不是爱情哈(提前避雷)

*盾山——守约黑化矫正器    李信——守约爱慕白月光

*铠——拉守约在深渊的恶魔

 

见守约穿好衣服从办公室出来,花木兰连忙上前询问“守约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

“不用了,有人来接我。”守约摆摆手示意拒绝,随即向电梯走去。

走出长城集团又点燃一支烟,他仰头看向满天星辰,在想自己为什么会经历这些事情,人生到底是哪一步出了错。走到一辆黑色奥迪的旁边,守约打开后门坐进去。

“咳咳咳,老大车里禁止吸烟!”

守约这才回过神,他忘记盾山对烟草过敏,连忙将燃烧一半的烟头扔出窗外。又被盾山制止“老大,这样扔烟头周围可能会着火的!”

看向车窗外“要是能着火还好呢,把这里全部烧掉才好,这样我们的噩梦就都消失了。”守约不情不愿打开车门将未熄灭的烟头踩灭。

“老大你.....”

守约知道盾山想问什么“嗯,和董事长zuo了。因为迟到,脸也被他打了。”

“哎,老大我觉得你最好...先不要反抗董事长...我这个傻子都明白,至少能少受点苦。”盾山从车上的抽屉里拿出一些药膏递给守约,示意他自己上药。

“你别管我了,无论是和谁zuo其实都这样。他们那群人,就喜欢掌控别人的命运,觉得很好玩而已。我现在对长城集团很有用,他不会下死手的。”被Q*J的明明是自己,可守约反倒来安慰心思脆弱的盾山,倒也是件搞不懂的事。“回家吧,去公寓。”就连声音都透露出疲惫。也对,白天在公司做项目总经理,晚上去做脏活儿,凌晨后还要伺候董事长,伺候得不满意还要被打,这是人能做的工作吗?不过守约没得选,要说选也是他自己选择的如今的生活。

“盾山,如果以后我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,你记得劝劝我。这个要求,对于秘书来说应该不难吧。”他靠在座椅上像是快睡着了。

“好,老大说的话我都记得!”盾山边开车边用余光瞟守约。“老大,车上有口罩你要不要用?”完美的脸被打得红肿瘀血,另有一种破碎的美感,这大抵是铠喜欢揍守约的另一个理由吧,他喜欢看守约哭,喜欢看守约流着血被他淦,当然最喜欢的就是跪下求他的样子。

守约张开眼难得露出笑容“你这个大傻子居然也有这么细心的一面。”看着口罩,心里想正好有7天的假期,不知道这口罩能不能用得上。

要说守约和盾山的相遇,才是真的有戏剧性。守约在平白无故捡到“傻大个”,相处几年才改掉他口吃的毛病。要说盾山,大概就是守约难得相信的人,他真正的“左膀右臂”。

盾山其实是黑社会为地下斗兽场养的孩子,目的就是看兽吃人或者人杀兽而已。他从小就被关在黑暗狭小的屋子里圈养,没人和他说话,同样也只能发出人类都听不懂的声音。这样的孩子,是黑社会最喜欢利用的,孤儿、不会说话、性格暴躁......这不是斗兽最好的料子吗?

盾山就这样从小与野兽战斗到大,身上布满伤痕,整日沉浸在血液里,同样他也无法和别人说话,只能在胜利时发出嘶吼,在受伤时低声呜咽。

那是一个大雨夜,守约受铠的命令去地下斗兽场视察,偶然间发现这个身高接近2米的大男孩。斗兽场的店长向守约极力推荐这个孩子,别看他现在唯唯诺诺,在场上异常凶猛和血腥,可是能一口咬掉野兽脖子!

守约看了他的一场斗兽,那种在泥沼里挣扎的样子,他再熟悉不过。盾山身上都是被野兽撕咬的痕迹,没过一会儿野兽死了,可他身上确是深可见骨的伤口。没有人关系他的死活,更别说一句温柔的问候。他只能一瘸一拐地走向场地角落,用舌头舔舐伤口,像一只受伤的孤独野兽。

突然,心里一阵酸楚,他在盾山的身上看见曾经的自己,被他人Q*J殴打,全身是血还要承受Qin犯,眼神中没了光随波逐流任由摆布......别人拯救不了自己,或许自己可以拯救别人。

从那之后,他动用自己的关系和金钱,将盾山“捡”回来。在公司见到盾山的第一眼,就感觉这孩子并不是店长所说的那么凶神恶煞,反而有些呆呆的蠢萌样子。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胖呼呼....胖呼呼...”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的话,这说的都是些什么?

“你不会说话吗?听得懂我说什么吗?”

盾山点点头。

“别站着,坐下吧。身高那么高像堵墙一样。”盾山瞪着眼睛看向守约,他在用自己的方法确认,真的可以坐下吗?“你坐下吧。”听到肯定的指令,盾山才敢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的边缘。

“他叫什么?”

旁边的店长殷勤的陪着笑脸“盾山。”和他的身材很相配,是个拥有力量的人。“总经理您也看到了,他脑子不太聪明,您确定要?”

守约翘起二郎腿抽起烟“就要不聪明的。如果我身边要是像店长一样会察言观色的人,那才要担心的睡不着觉呢。”这句话可把店长损得够呛,即便非常生气也不能表现出来,因为守约是董事长身边的红人。

他的身份长城集团涉黑的人都知道,靠着卖P*G上位,用征服男人的办法爬到董事长床上的男人。虽然底下的人对守约非常恭敬,但是真正看得起他的人寥寥无几。即便是面子上的阿谀奉承,转过身也会唾骂“这个不要脸的男J。”当然,店长就是这样的人。

“看您这话说的,我要是心思不多,这里早就废啦!”店长自然没有招惹守约,他只是心中有怒火,想要替盾山出口气罢了。

“你下去吧,有人会给你钱。”将店长打发走,守约站起身面对盾山。“喂,大个子。”

盾山睁着两个圆溜溜的眼睛看向守约。野兽的本能告诉他,眼前这个人没有任何威胁。

“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再也不用去斗兽场,也不用和野兽拼死拼活。虽然要过上正常人的日子确实是有点难,但是我可以尽量让你过上好日子。”守约伸出手,面对盾山的是他如花笑颜。

在这一刻,盾山便决定追随守约,这个在泥沼中拉他一把的恩人。之后的日子里,他也想拯救守约,可是守约身后的黑势力比他想象的还要牢固。自己能做的,只是在身旁陪着他,给他一丝温暖,叮嘱他不要完全沉溺于黑暗。

“老大,到家了。”盾山开着车,不知不觉守约靠在后座睡觉了。盾山看守约,动作轻悄悄的摇醒“老大...老大..到家了,醒醒。”

“啊......这么快吗?”睡眼惺忪,明显是太疲惫太困。

“老大,刚才你睡得太沉,手机一直再响都没听见。我也不敢随便看你的消息,如果是集团的事情....”

守约的好梦被叫醒,非常不耐烦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他顺手想拿出一支烟才发现今天的烟早已抽完。“哎.....”无奈的叹口气“我回去看,你也回家吧盾山。不用担心我,有事情我第一时间通知你。”

盾山听到最后那句话,才不太放心的离开。

“到底是谁,发消息发个没完没了!”守约洗完澡,清理完铠She在里面的东西和他身上的痕迹,擦着头发又听到手机响个不停。不耐烦的拿起手机才发现是陌生的号码。他生气的将手机甩在一旁,倒头就睡着了。

太阳渐渐升起,终于迎来他难得的假日。习惯性打开手机,又看到那个陌生的号码,守约耐着性子打开信息,看到的居然是“李信”。这才回忆起前一天晚上他和李信交换手机号,而在去集团的路上他直接将李信的号码删掉了。

[守约?你在吗?我是李信。]守约的心提到嗓子眼,既紧张又害怕,拿着手机的手也在轻微颤抖,心脏怦怦直跳就好似要跳出一般。“怎么都是李信,天哪,我都干了些什么。”他的头栽在枕头上,一脸生无可恋。继续向下翻阅短信,大概就是李信在询问守约到家没有,路上注意安全,订婚典礼结束了等等内容。看完后他才想到为什么李信要将这些事情同他说呢?

盯着手机屏幕的回复栏,守约开始思考到底要怎么回,打出几个字又将它们删除,反复折磨着守约的心。突然,电话铃响起,一看号码又是李信。“到底接不接......”他的心里仿佛有二种声音,一种是让他与李信接触,一种则是让他远离李信,到底要听谁的话呢?每每听到李信的消息,守约的心都会为之触动,到底他还是顺应最原本的欲望。

“喂......”就像是从口腔中挤出来的声音,充满紧张。

“太好了,你终于接我的电话了。”电话那头李信的声音激动又兴奋。打这么久都没人接,心里越来越害怕,不会这次又将守约弄丢了吧?

“昨天做完工作有些疲惫,倒头就睡了,现在才醒。”虚弱的声音增加了可信度,这让李信很担心。

“吓死我。我以为又见不到你了。”李信的悬着的心终于能放下,既然接了电话那么以守约的性格来说,他们二人的个感情还有修复的可能。

“你是呆瓜吗?我又不会凭空消失....”说到最后一个字时,守约的声音渐渐变小,这句话连他听了都觉得可笑。话锋一转“我看你发的信息了,你不用担心我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。倒是你,有未婚妻还是要以未婚妻为主。”

守约最后这句话的意思李信怎么会不明白,可他偏要装傻。“是啊,十年前你不告而别,这次可千万不能再这样了。你和我是最好的朋友,如今我希望我们依旧能做好朋友。”李信也知道,他张不开口对守约表白,就算他有这个胆量,身上的婚约也会让他受到世俗的谴责,况且他对守约了解得太少,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工作,总的来说这件事急不得。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79 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