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4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(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父母之命。)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四章  针锋相对

*这次的露娜是不喜欢守约的哦~(我对露娜没有任何意见!)

*OOC OOC

*

和李信寒暄几句后匆匆挂断电话,一个美好的早晨就被李信“破坏”了。他躺在床上仔细思考,十年后的李信接近自己的目的?不对,亦或者是自己去订婚典礼接近李信的目的?

在电话里李信明确表明要和自己做“朋友”,还好不是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。不过这种失落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?自己是否愿意在李信的口中听到“爱”或“喜欢”之类的话语呢?仔细想一想还是算了,尽量保持距离,不要把李信卷入其中......

“盾山,来接我一趟,要去公司。”心烦意乱让守约无法好好享受假期的第一天,于是决定去公司看看。幸好,办公室位于长城集团的分公司,不用去总公司看见铠,得以喘口气。

“公司怎么样了。”守约坐在后座上拿出烟就想抽,猛然想到盾山在,又将烟放回去。

盾山担任守约秘书一职可谓是尽职尽责,“最近经营得还可以,不过我们放出的贷款,有大概十来户已经还不起了。”

“先说说白道上的事儿。”他望向车窗外匆匆而过的植物,想好好欣赏一下景色,这可是难得的自由时光。

“为总公司甄选的企划和项目已经呈交上去了,不过娱乐公司那边好像对我们的企划不太满意。”很难想象之前不会说话的盾山如今竟然说的头头是道。

“露娜?”露娜一直不喜欢守约,是从心底里看不起。要说她从哪里来的资本,就要说长城集团的董事长铠是其亲哥哥。“她有说哪里不满意吗?”

盾山支支吾吾不敢说的样子让守约烦躁,“她...她就说不想用在公交车里写出的企划案......”

守约的脸继续看向窗外“公交车吗?她今天会来我们这里吗?”

“嗯....上午10点,应该比我们早到。”

“通知企划部的人,让露娜等着,一会儿我去和她说。”自己的项目一直被露娜压一头,这让守约很窝火 ,就算她是董事长的亲妹妹又怎么样。还不是要依照“公交车”公司的方案来进行、来运作。他可从没忘记,曾经铠偏袒他罚露娜去H国的场景,大概在那时候露娜就对他产生恨意。守约的嘴角渐渐勾起,最好让他们兄妹闹得欢一些,再欢一些......“说说上黑道儿上的。”

盾山本担心露娜那些话会激怒守约,看他没什么表情变化这才松一口气。“就是那十来户到高利贷还款的最迟期限了。”

守约皱起眉头,他最不愿听得就是“高利贷”,还不如和露娜较量。“他们都借了多少。”

“有几十万的,有几百万的...基本都妻离子散了。哦对,还有之前老大您招代过的B董事长....他一直缠着我们的人,说要见您一面再还钱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。他还得上吗?无非就是想见一面,扒光我的衣服罢了。之前看在年幼女儿的份上提醒过他,不要和长城集团做黑道生意,这下是真的被吃干抹净了。”守约很无奈,这个男人也是自作自受。为了能和长城集团的第一男招待睡上一晚,不惜用自己的公司作为代价和铠做黑道生意。那晚,守约记得非常清楚,男人正趴在他的胸口亲吻Xiong部,品尝朝思暮想的胜利“果实”,丝毫不理睬铃铃作响的手机,守约转过头才发现手机屏幕是他的宝贝女儿,几岁孩子的笑脸天真无邪,来电显示上两个字“老婆”异常刺眼。在那一刻,他就明白眼前的这个男人该死。

“这些事情都等着老大您做决断呢,先说这件事吧,比较棘手......”

“这个B还是按照老规矩吧。”

“那他的妻子和孩子......”

按照守约之前行事风格是绝对不会留活口的,除非他们提前逃跑。“找个人伪装一下,给他们2张机票吧,在办事儿之前让她们走,如果她们没走就还按照老规矩办。”

“那其他人呢?”

“那当然是榨干他们最后一滴血,让小弟们去催债,一次比一次暴力。最好不好伤到附近的其他人和孩子。”这也是盾山对守约心服口服的一点,无论做着多么坏的营生,心中总有一丝善意。

守约刚打开办公室的门,就听到里面露娜在训斥自己公司的人。自己的人被欺负作为老大的守约自然要站出来保护,至少不能在自家地盘丢了面子,况且最近的露娜从H国回来后太过嚣张,真的要好好挫一下她的戾气。

打开门守约就看到愤怒的露娜拿着企划案坐在沙发上,旁边的员工正在整理被她砸碎的水杯。“露娜,好久不见。”

露娜看到春风得意的守约后,咬牙切齿的说道“是啊,好久不见,过了一年你依然被我哥揍啊。”

守约穿着西装端正的坐在露娜对面的沙发上“听说你对我们公司做的企划案不满意,有哪里不满意的?你可以说出来,我们会改的。”

“我不想用你公司做的,我向哥哥申请了,别以为你能压我一头,在白道儿上事事都听你的。”露娜本就对守约有意见,非常厌恶这种用身体上位的人,就算他作为男招待为长城集团拉拢许多资源,露娜也改变不了对他的固有印象。

“露娜,你不要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,我无意和你争任何财产。”守约将“财产”二字读的很重。

“嫂子。”露娜突然开口叫守约“嫂子”。“你以为我哥对你是真心的?如果他愿意可能明天别人就是我的嫂子,如果他真的爱你,会让你去招待别人?就你,也配和我争财产?”露娜得意地继续说道“兄弟们叫你一声总经理,我在哥哥面前叫你一声嫂子是给你面子,你以为是真的尊敬你吗?不会真的认为是自己凭实力坐到这个位置上的?你呀,估计也只能做这种肮脏事儿了。”

“我如果没有实力是坐不到这个位置上的,至少做那些你口中的肮脏事儿的实力尚可,你不喜欢不要紧,你哥可是非常喜欢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在床上陪男人的能力也能被自己拿出来当做炫耀的资本,原本这是自己最憎恨的事情。果然,如果想在这里生存下去,脸皮是不能要的。

“你!!!!贱人!”露娜被气的直接起身,一把攥住守约衣领,“你最好不要有把柄落在我的手上,否则我一定会让手下让你爽一爽。你不是喜欢被男人Cao吗?绝对满足你!”

两个人的距离很近露娜的愤怒守约能够直接感受到,守约轻蔑地笑着说道“我能有什么把柄,我的把柄都在你哥手上呢。”

“我哥又不会永远保护你。这个企划案上要捧红的十八线艺人公孙离,他可不是很满意。”露娜将企划案直接扔在守约的脸上。“公孙离,女团出道,有些人气后单飞,本以为会人气爆红结果却与之前一落千丈,被上一个经纪公司放弃。直到与李氏公子的订婚新闻,才复出娱乐圈,背后的金主也是李氏。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要捧红她呢?这个艺人毫无利用价值,你为什么要接收她呢?”

她要足够优秀才能配得上李信,守约多想这么说,可这句话是万万不能说出口的。“爱屋及乌”这是他唯一能为李信做的。守约认为李信那么爱公孙离,两个人的订婚典礼是那么的奢华隆重,富商名流齐聚一堂,如果能将公孙离捧红,至少对得起自己愧疚的心。“这是公司商议的结果,况且艺人不只有公孙离。”

露娜看了看表“总之我不会捧她们的,如果你想让她们红,就脱了裤子扒开腿,求着让我哥Cao你吧。”她起身就往门口走去。

“等等。”守约叫住露娜。“有人之前告诉我一件事你想听吗?”

露娜停下脚步转过身,看着守约。

“我记得,长城娱乐没有放高利贷这项业务吧。”守约安排的人一直在暗中调查露娜的公司,这些黑料也都在守约手里。之前一直认为露娜是个小姑娘,不至于和她计较,没想到一直妥协、谦让的后果就是让其越来越无法无天。

“你!!!!”露娜嘴角向下眼睛死死地盯着守约“你还知道多少。”

“非法集资,逼死艺人,篡改剧本.....你做的脏事儿可比我多多了。”

“到底想说什么。”

“露娜,我并不想与你为敌。我一开始怎么来的这里你不是不知道,你明明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,而我却只能被禁锢在这里。”守约如果想离开这里,大概只有死亡这一条路吧。

就算将话说到这种程度,露娜依旧不想明白,“你以为自己是悲剧主角吗?真可笑,把自愿mai身说成别人强迫,我可不信。如果你真的想走,怎么可能走不掉?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在这里做不了多久了,毕竟你也将近三十岁。”露娜转变之前的态度,笑着说“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找下一个金主吧,被人↑了这么多年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愿意要了。如果你没人庇护,我真的会弄死你和你弟弟。”

露娜走后盾山敲门进来“老大,这里....”看到的是总经理办公室内被露娜扔的遍地都是的企划案。盾山自顾自地蹲下捡起那些纸张“老大,刚才总公司董事长的秘书米莱迪说这次的企划案不能通过.....”

“啊.....”守约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,手臂遮挡住眼睛。大脑仔细思考到底怎么样才能让这个企划案通过呢,难道真的要和铠Zuo一次吗?这八年间已经和铠做过无数次,自己都数不清,为什么那个男人就是做不腻呢。

“老大,我们的企划...”

“先放在桌子上,等等再说吧。”


评论 ( 7 )
热度 ( 71 )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