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5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(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父母之命。)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五章 爱吃甜食

*守约和李信甜蜜恋爱

*李信套路守约哦

*

渡过平安无事的几天,守约脸上的伤渐渐消退,他对着镜子轻轻抚摸“撕....那个混蛋下手真狠,到现在也没好。”

铃声传来,守约打开手机发现是李信的消息。

[守约,你在吗?]他盯着信息发呆,在想到底要不要回。过了一会儿,李信接着发消息[很抱歉打扰你,上次你来我的订婚典礼给了礼物,可是我们的伴手礼你没拿,明天你有时间吗?]李信无非就是想约守约出来,明明人们都能知道的目的,守约却紧张的不知所措。

为了和李信划开距离,守约当然是第一时间拒绝,可他心中的天平却不断地向李信那边“倾斜”,多久没有和李信一起出去玩过了?至少十年吧。对深爱之人的思念和渴望,是最可怕的情感,他抑制住感情敲下几个轻描淡写的字。[不用了,谢谢你还记得我。]

李信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过守约,他接着说道[是公孙离说要给你,每个参加的人都有,不能少了你一个。]

要说他是真的了解守约,守约看到信息中“公孙离”三个字,既然是好友未婚妻的要求,那么他是不去也得去。

[明天几点,什么地方见面?]

李信看着守约发来的信息,嘴角轻抬。“还是得靠别人啊,约你出来一趟真不容易。”不过,这也是成功的第一步。李信这次找到守约的最终目的,就是希望其选择他而不是抛弃他,至少再多了解关于守约的一些吧。抛开他与公孙离的合作不谈,单单只是想将自己的感情完整的表达给守约。[用不用我去接你?]

守约看着聊天窗口小声嘟囔“这臭小子把我当女人?还是用对待公孙离那套对待我。不行,必须和他说清楚。”嘴上说着不愿意,可看到李信提议来接他时,却乐开了花。[不用,我自己过去就行,说一下时间地点吧。]

[好,明天上午10点,Sun咖啡店见。]

早上七点,守约直愣愣的坐在床上,他的头发肆意飞舞,丝毫没有“黑社会”的样子。果不其然,他激动地失眠了。都说小别胜新婚,这对于他来说却是十年。看了眼手机“七点......”烦躁的揉揉头发,打开摄像头看到的就是自己红肿的脸颊和眼睛下方浓重的黑眼圈。“太丑了...太丑了!!!”

于是他立刻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屋子,呼吸一口新鲜空气,今天是元气满满的一天!“既然睡不着了,就锻炼锻炼或者打扫屋子吧!”

守约为了保持身材对自己的锻炼相当严格,以至于六块腹肌分毫不差。他曾经和铠说过,“就算当男招待,我也要做可以一个打十个的男招待,不要让我和那些柔弱无骨的男妓一样,看着晦气。”铠自然更喜欢结实耐操的也就默许了。

眼看时间到了9点,守约锻炼后洗完澡出来,看着被自己整理干净的屋子,心情出奇的好,有多久没有这样轻松愉快的好心情了呢,他也不知道。将自己的头发梳理通顺,穿上平常的衣服,就像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年,谁又能知道他今年28岁了呢。正巧,带上个口罩遮挡红肿,也算是增添一丝神秘感。

到了Sun咖啡店,守约看到李信已经坐在窗边的座位上,一脸忧郁的看着桌上的咖啡。李信总是有一股忧郁的气质,所以才会从高中就受女孩子们的欢迎吧,当然颜值也是最重要的。现在的李信留着一头金发,配上高挑的鼻梁,更像个外国人。

“守约,守约,这里!”李信看到守约走过来,连忙招手生怕其看不到自己。

拉开椅子,守约坐在李信的对面。“等多久了?”

“没等多久,我也才到。不知道你如今口味怎么样,我还是照着之前点了一些吃的。”李信打开菜单示意让守约看。

守约接过菜单草草看了几眼“就吃你点的吧。”

自打他们二人坐在位置上,周围女孩子细小的嘟囔声就没停过。守约仔细听听,大抵就是夸赞李信帅之类的,以及还有想上前要联系方式的。果然,这不就来了一个。

“打...打扰到你们了...”小女孩红着脸站在他们二人面前,对着李信说“能...能给个...微信吗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有未婚妻了。”用温柔的口气将冰冷的话语说出口,李信倒也是能做到面不改色。

这件事情守约看在眼里,看来他对未婚妻是绝对的忠诚啊。守约心里有点酸楚,见姑娘沮丧地走后,他也想调侃一下李信。“李信,如果我向你要微信呢?”

只见那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有了喜悦“好啊!我们一直用短信聊天还是挺不方便的,你微信多少?我加你!”

守约被李信“双标”的态度整蒙了,只好不情不愿的交换微信。

“李信,你说的伴手礼呢?”守约感觉自己被他套路又骑虎难下,只好想拿到伴手礼,就离开这里。

“哦,伴手礼在车上呢。”李信不慌不忙地喝咖啡。

“打扰二位,您点的甜品到了。”服务生端着一托盘的甜品,一个一个放在桌子上,守约粗略数了数,大概有十余种。

“怎么点这么多?”

“我记得你爱吃甜食,这里的甜品很有名气,你应该会喜欢吃吧。”李信抚摸着自己的头发,有些犯傻的笑笑“不知不觉就点了这么多。”

守约望着这么一大堆甜品,皱起眉头“这么多怎么吃得完?”

“这个好说,可以带回家嘛,这里还能寄存呢。况且我也能开车送你回去,小问题。”李信的性格与他的外貌截然不同,在别人看来他像个沉默寡言的“王子”,而他在守约面前“真实”的性格,其实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“笨蛋”。不过,作为笨蛋的李信,有且只有在守约面前而已。

守约确实喜欢吃甜食,自从他跟了铠之后就很少吃,就算吃再甜的糖,也弥补不了活着的苦涩。拿起勺子刚想吃蛋糕,才发现口罩没拿下来。他尴尬的摸摸脸,生怕这个伤被李信看到。“要不,拿回家吃吧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摘口罩?”李信自然是发现守约的不对劲,自从进咖啡店守约就戴着口罩。“怎么了守约?”

“没什么......就是.....”

忽然,李信的手伸过来去轻抚守约的脸颊,这个举动让他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应该做什么。李信并没有直接将口罩摘下来,而是继续追问“就是什么?之前你也说过,我们是好朋友。我能感受到你很想吃这些甜品。守约,不用在我面前伪装,释放自己的天性,做回一开始的自己。”

李信最后这句话说的守约有些想哭,他调整好心情,不自然的摘掉口罩。红肿的左脸令人触目惊心,可想而知这还是恢复几天后的样子。

“守约....你的脸怎么了?”

“自己不小心摔得。”本想糊弄过去的守约,没想到李信却偏偏追问。

“你当我是笨蛋吗,伤一看就知道不是摔得,是有人打你吧?谁打的?!”刚才还轻声细语的李信,如今的态度发生九十度大转弯。

“真的是我摔得。”守约依旧嘴硬,他可不想说自己陪男人睡觉,之后还被揍了。如果让李信知道这件事,到底会觉得他又没用又脏吧。

“别骗我好吗?”李信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火,右手轻轻抚上守约的右手,“是不是你现在的公司。”看到守约惊愕的表情,李信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。“看来我猜对了,你在哪个公司上班啊,守约。”

守约为了掩饰尴尬笑着说“并没有哪个公司,在无名的小企业,做点杂活儿。”

眼见守约嘴硬,李信只好迫于无奈将其最后的一丝掩饰戳破“黑社会是吗?”

“噌”的一声,守约直接站起身,他大口的呼吸着空气,李信怎么会知道呢?“不....不是.....我没有。”他并不想让李信知道自己在黑社会工作,因为觉得那样太丢人。

慌张地守约与冷静地李信产生鲜明的对比“我们是朋友对吗?”李信显然看出守约想要掩饰的东西,继续说道“刚才说过,我太了解你,你在我面前不用伪装。我想和最真实的你做朋友。”

是啊,如果李信知道最真实的自己,估计就不愿意和自己做朋友了吧?就像露娜曾说过的,谁会接受自己的“嫂子”是个男招待呢,说出去都不够丢人现眼的。

守约镇定后坐下,他拿起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吃起甜品。仔细思考后开口说“是,是我们老大打的。我确实在黑社会上班,不过和你想的并不一样。”

“他为什么打你。”李信想知道原因以及到底是谁打的。不过,在守约看来,这点小伤还叫伤?之前被人打的半死不活的样子,如果被李信看到,他又会是什么表情呢?

“我做错事,挨打挨罚是应该的。”

李信猛地抓住守约的左手,紧皱眉头“守约,别再混黑了,黑社会很危险,指不定什么时候命就没了。我可以介绍工作给你....”

守约立刻打断李信的话,他并不想再听下去“你也知道,我高中没毕业。撑死有个初中毕业的文凭,去哪里找工作,谁会雇佣我?”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75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