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剑3 王者 SC 鸣佐
Cp不拆不逆不ky
虐文爱好者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7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(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父母之命。)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七章 惹上麻烦

*守约

*熟练地勾引男人(呜呜呜不是故意虐约约的)

*这章并没有铠和李信的戏份,因为想通过描写守约的工作,去侧面叙述守约在做工作时矛盾的心里。

女孩依旧在B不远的位置,像是突然惊醒一般,他立刻回去站在孩子身旁咬牙启齿“百里总经理,你可知这半年我联系你的秘书多少次!又联系你多少次!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见我一面!”

曾经雷厉风行的董事长早已不复存在,现在的他就像个疯子。不过也是,家族辛苦经营数十年的产业毁于一旦,他还有什么脸活下去?

“董事长,您绑架自己的女儿已经是犯罪行为了。”

“是啊,我知道!大不了就是死!可是,我咽不下这口气,都是你!就算我死了,也要拉你陪!”说着,举起手中的枪指向守约。周围的花木兰和盾山顿时紧张起来,其他人也有向前保护的架势。

守约镇定自若,被枪指着这件事,他早就经历过许多次。“这不是你最终目的吧。”以对B的理解,死是下下策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B笑起来,“不愧是你。我就说,你和我是最般配的。”

“看来董事长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守约点起一支烟,就连抽烟的姿势都很撩人。知道B的目的这件事就好办,他开门见山直接问“董事长有什么要求,只要能放了小女孩。”

B低下头酝酿情绪“让他们都滚开!!!!”

守约示意周围的人全部都退到楼下去。盾山走时问“老大,你一个人面对他....如果有危险及时叫我们,我们就在楼下。”

轻轻点头“放心,没问题。”守约做任何事,你完全可以放心。“好了,现在只有我们三个人,你说吧,有什么要求。”

B的声音很小,完全没有刚才怒吼的气势“百里总经理,你能不能.....再.....!”

果然,是想和自己睡觉,男人的心思太过简单,守约不由得嘲笑。“董事长,说起初次接待您还是几年前的事情,记得那时候我刚做这种营生,到如今风生水起,也多亏您的常光顾。”吸一口烟,继续说道“当时,就和您说过,我是长城集团铠董事长的财产,如果要我接待,需要那个人的允许才行。”

B又何尝不知道,自打那次参加峰会见到百里守约时就对其念念不忘,动用关系四处打听也仅仅知道其是长城集团的人。无论如何都无法接近,他只好舍弃利益乞求与长城集团合作。当时,财大气粗的董事长怎么会料到,铠想要的不是这几个项目,真正想要的是他所有财产。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私欲导致,直至最后家庭破碎、颠沛流离。但是他不甘心,为什么美人和钱都在铠的手里,自己可以不要钱,只要有美人陪着就好......

“你还真是铠最忠诚的狗啊....他把你分享给别人,心里有你吗?我是真的喜欢你啊.....”没错,在与B公司合作时,B董事长经常要求守约招待,就像是在玩谈恋爱的游戏,一点一点的接近,一步一步地培养感情,到最后就像是感情水到渠成一般的↑床。说实话,守约陪他演戏早就腻了。

“您不会以为我是真的对您有好感吧?恋爱游戏不是这么玩的,谁认真谁就输了。您明明知道,我是陷阱。”守约这句话说的很明确,他不喜欢B。B就像泄了气直接跪在地上。“我招待您不过是董事长给的任务。”

“那你....那你为什么说爱我?”

“如果不把您哄开心,我们的合作要怎样进行下去呢?”守约蹲下身,看着B。“忘掉男招待这些事回归家庭吧。”他看一眼身旁哭得眼睛红肿的孩子,又站起身居高临下的说道“我可以免除您本金以外的利息,您只需要还本金就好。”这是守约能够做到的最大的让步。董事长中了铠的圈套,无奈地一笔又一笔的借款去勉强维持公司的经营,目的也是为再见到守约。

“你真的从没有喜欢过我吗?”低下头声音带着些许哭腔。

“没有。不过您比我好多了,有爱您的妻子以及伶俐的孩子。”现在闹得妻离子散的局面,再说着妻子和孩子,B宁愿相信守约是在嘲讽他。

“好,那我......”刚起身还没有站稳,只听见“嘭”的一声,一枚子弹直接打中B的脑门。由于子弹的冲击力,整个头血液四溅,旁边的孩子脸上也被溅上鲜血,目睹自己亲生父亲如此惨的死法,小女孩先是愣几秒后失声大叫。守约反应过来,只知道B手中拿着的枪在瞬间打死自己。他没多想扑向小女孩将其抱在怀里,顺便解开绑在身上的绳子,捂住她的眼尽量不看到血腥的场景。

苏烈和花木兰听到枪声后立刻上楼,看到整个头都被子弹炸碎的B,以及怀抱小女孩的守约。女孩一直在拼命挣扎,她狠狠咬了守约抱住的手,奔向自己的父亲。“爸爸!!!!!!”

“可恶!”守约愤怒地用拳头捶打墙面。

“老大怎么会这样...”

“自杀。”随着B的死亡这一切结束了。楼盘最忌讳的就是死人。如果大肆宣扬这件事,那么铠绝对不会让守约好过,更重要的是公司的损失。

“董事长是不是已经知道了?”

守约靠在水泥墙上“肯定知道了。”

“老大要不...我们逃吧?”

“逃?我们能逃到哪里去?”守约也是生气,他抓起盾山的衣领“逃不掉的,我试过很多次。”

伴随手机铃声的响起“该来的总会来。”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“董事长”三个字,真不知道要怎么赔罪。于是他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将电话挂断。“大不了就是挨揍和死,反正我也活腻了。”

他并没有看身后盾山的表情,因为害怕看到那悲伤的脸后,自己还对这人世间有些许留恋。

见小女孩依偎在死去的父亲怀里,守约的心很疼,因为十年前他也是这样。守约悄悄上前正打算安慰。他伸手轻抚小女孩的头,不料其对守约的碰触很是抵触。她抬起头,双眼早已是泪水汪洋,狰狞的面孔中透露出对守约的恨意。他对小女孩的抵触并没有生气,猜测可能是被刚才的情景吓坏了。于是拿着一杯水递给小女孩。“别害怕....已经安全了。”

小女孩这次并没有躲开递过来的水,而是直接推开,水洒在守约的胸口上。“都是你!”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开来,通过刚才B和守约的对话,就算是再小的孩子也应该能明白,B和守约是什么关系。从那一刻开始,小女孩的恨意就超过对死的恐惧。“如果不是你,爸爸就不会破产!”边哭边歇斯底里的冲守约大喊“如果不是你这个第三者,爸爸妈妈就不会离婚!爸爸也不会抛弃我们!”

花木兰听到这些话后,立刻抱住小女孩“乖孩子,别说了。有些事情你是不能理解的.....”

小女孩没有理会花木兰的话,继续对守约怒喊“你就是第三者!插足爸爸妈妈令人讨厌的人!我讨厌你!我讨厌你!!!”

每一句话都像刺扎进守约的心。他的腿微微弯曲像是站不稳似的后退,直到靠在身后的柱子上。

“为什么死的不是你!为什么你不去死!!!都是因为你,你为什么不去死!!”见小女孩的情绪无法控制,花木兰只好敲打其后脑,女孩晕死过去才停止谩骂。

守约低下头,本就情绪不稳定的他开始小声嘀咕“为什么死的不是我。”“为什么我去破坏别人家庭。”“为什么死的不是我?为什么死的不是我?为什么....”眼泪早已不受控制。

“守约?守约?!你先醒醒!!!”花木兰猛地摇晃守约身体,这才将他唤醒。“醒了?你吓到我了。”

回过神来,他匆忙擦干脸颊的泪水。又恢复往常处事不惊的模样。“没事。她说得对,如果不是我,她应该会生活的很开心吧。”守约勉强用笑脸看向花木兰,处于绝境之中的微笑,更容易令人难过。“木兰姐,我最终还是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。”

事情处理完成后,米莱迪发来消息。[董事长让你尽快到别墅,他很不开心,你最好注意一点。]守约叼着烟打开手机,才发现铠打了很多通电话。“这次可能真的完了。”他坐在这栋楼未完成的阳台位置,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一条腿悬空垂下,只要跳下去一定能死。“让我想想,事情搞砸,他要怎么折磨我。”自言自语来回想铠给自己的惩罚。“关小黑屋?水牢?还是让他的手下来↑我啊......”

不知不觉一根烟抽完,守约又拿出一根继续。他打开手机的相册发现曾经与弟弟玄策的合影。看着相册发呆“玄策......三个月没见到你,不知道你在医院过的好不好,哥哥好想你...”眼泪一滴一滴滴在屏幕上,“好想你...可是,他不让我见你...怎么求都不行,跪下求都不行....呼...不过据说要开大会了,每次开完会我都能去见你几个小时....”

“叮咚”一声,发信息的人是李信。守约打开微信,看见的是一个可爱的表情包。[守约,我下班了!今天同事和我说工作有三好,你知道哪三好吗?]

[不知道。]

李信也是没见过守约秒回,便打起精神立刻回复[好烦、好困、好饿,我现在就好饿。]

“哈哈哈哈哈哈,这个呆子。”守约破涕为笑,抬起头看向夕阳西下露出的额头,这是一天的结束,又是另一天的开始。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74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