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甜虐都写
王者 剑三 SC ENNEAD
Cp不拆不逆ky爬
微博:阿阿阿阿世
QQ群:729260979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9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后续文章比较黑暗 到特定情节会有预警!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,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只把她当妹妹。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九章 自欺欺人

*李信开始猜测守约的工作了呜呜

*后面守约要去“开会”了,之后就是少年回忆,守约和李信的爱

*

李信很生气,他是一个不会将情绪写在脸上的人。不过现在,紧皱的眉头,莽撞的开车让他根本无法冷静下来。“XX酒吧。”没错,这个酒吧是本市著名的TXL吧,守约来这里独自一人喝闷酒的原因,李信大抵是猜到了。令他开心的是守约是TXL喜欢男人,自己可能还有机会,令他烦躁的是守约来酒吧的目的。

“可恶.....”越想越后怕,这也是赶巧给守约打通电话,不然现在他在谁的手里,自己都不知道。车停稳后用力敲打方向盘来发泄怒火,与其说是对这种行为的气愤,倒不如说是担心他的安危。

抱着守约走进家门,轻轻放在自己的床上。“抱歉。这是我自己的房子,另一间卧室被改成健身室,只有这一张大床.....”在耳边悄悄地说,轻柔的动作彰显出他对待守约的细心和耐心。

守约穿着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,衣服里面是发皱的白色衬衫。“穿着衣服睡不舒服吧?”李信将守约的风衣脱下来,这才看清他的身材。恰到好处的小巧与纤细的腰,李信下意识咽口水,不省人事的猎物就在眼前啊!

“不能趁人之危。”自诩为君子,做事光明磊落,如果不是守约自愿,绝对不会强迫其做任何事情。

“嗯......好热....”像是屋子里太热亦或是喝酒的缘故,守约想把领口的衬衫扣子解开,毫无力气的他只能由李信来帮忙。

“太热了是吗?我来帮你吧...”坐在旁边一颗一颗解开扣子,守约身上亲吻、啃咬的痕迹慢慢显露出来,借助酒精的作用身上的痕迹更加红肿明显。

李信的手停在半空,他微微张嘴不敢呼吸,守约身上的痕迹是和谁做的?像是未经人事的小孩子,立刻将被子盖在守约身上,不是因为害羞,是因为心中的难过以及不甘。

他从中学时就对守约有好感,出国上大学之后才知道两个男人在一起也可以。尽管那时,已经和守约断了联系,他也会在脑海中不断幻想,和守约在一起时的场景。李信心中,守约是那一块不能被他人碰触的圣洁之地,就算同学群中有人说守约的坏话,李信都会直接怼回去,他在尽自己的能力保护百里守约。对于李信来说像是养成类的游戏,他渴望自己成为守约最依赖的那个人,成为守约的唯一。

他不喜欢自己一直珍视呵护的宝贝被别人碰,仅仅是解开胸口部位的衣服,那亲吻和啃咬的痕迹遍布整个锁骨和胸口,李信自然知道那时的两个人做的有多么激烈。

十年,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。

李信猜测守约也如是,那个阳光开朗总是带着花香的少年,在名为“黑道”的社会中摸爬滚打,大抵早已被黑色浸染了罢。

最终,他没有勇气去解开守约的裤子。

草草擦干净守约的脸,李信便躺在旁边自顾自的睡去。

早晨,守约醒来映入眼帘的是并不熟悉的胸肌。自己被紧紧抱着动弹不得,只见呼吸带动胸口一起一伏,他好奇般的轻抚上去,和铠的胸肌根本不一样。金色的发丝从肩膀处滑过来,这分明是李信。守约像是受到惊吓的小猫咪,从床上直接弹跳起站在旁边,他看到披着不属于自己的衣服,顿时慌了神,不会.......不会昨天喝多后和李信做了吧?

深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,身体并没有感觉不适,裤子也还是昨天穿的那条,应该......应该没有犯错吧?如果真的和李信做了,对于守约来说,就像是污泥里的手碰触到神圣的天使,令他有极大的负罪感。

“你醒了?”李信慵懒的从床上起身,上身的睡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,揉揉惺忪的双眼后便看向守约。“怎么了?站那么远干什么?”

“我怎么在你家?”看着守约慌乱的表情,李信心中打起坏主意,要不然逗一逗?

“你忘了?昨天你去酒吧喝醉了,让我来接你。”

“我....我确实喝醉了,可是.....”守约迷惑“可是不应该给你打电话啊!”应该是给盾山打电话才对,伽罗到底怎么回事?!

“哦,那时候正巧我给你打个语音,叫伽罗的说自己是酒吧老板,让我接你回去。我本来想把你送到家,结果你住几单元几零几根本不知道,只好将你接到我家。”没错,李信说的这些都是事实,后面继续说的话,才是最令他后悔的。

“为..为什么会和你睡一起...”问到这里,守约明显有些心虚。

李信笑了笑继续说“你真的忘了?昨天你缠着我,看脖子还有痕迹呢......”

就在那一瞬间,守约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来。

“守约!你怎么哭了?”李信慌慌张张从床上下来,走到守约身旁。

“完了......全完了....”他抓住李信的手臂看似很激动“我们真的...真的没办法做朋友吗你回答我啊!”

李信完全没有反应过来,没想到守约会有这么大的情绪冲击。只不过是自己开个玩笑,他到底怎么了?“你......?”

“我们...不能做朋友吗?”守约满脸泪痕面向李信,“为什么.....为什么....这是我最后的让步了....”在守约黑暗的人生中,总是有一个声音支持、鼓励他,才能让他不会绝望的死去。这个声音不是父母,不是弟弟,是他年少时最爱的人。那个可以在他犯错误,替他顶罪的人,那个无时无刻都笑着安慰他的人,那个在背后默默保护他的人。“朋友”可以变成恋人,可是真正爱过的两个人真的还能做回朋友吗?更何况,在守约看来自己的身体比垃圾还要脏,弄脏自己最爱的人,这种愧疚与负罪感,让他无法承受。

“守约,守约你别激动。”李信将其抱在怀里,连忙安慰。“我们还是朋友,真的是朋友。”

“还能当朋友吗?”被李信搂在怀里的他并没有挣扎“既然这样,就不要做朋友了,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.....”

李信真的慌了,他只不过是想逗逗守约,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?“没有,你忘记我是有未婚妻的啊!刚才就是开个玩笑.....你这个反应吓到我了。”

怀中的守约因为情绪的不稳定,身体还在颤抖。在得知并没有做出格的事情之后,守约松了一口气,他趴在李信的胸口上,像是释放情绪般想要大哭一场。

待到情绪平复后,李信端来一杯咖啡“守约对不起,我就是想开个玩笑。就像刚才和你解释的,另外一个卧室被我改成健身室,沙发比较硬我睡不习惯。又想到,两个男人睡一起也没什么不妥....”

“以后,可千万不要开这种玩笑,好吗?”示弱的守约带着一丝娇嗲的意味,哪个男人看了不迷糊呢?“你...也知道我的性向,你.....”

“我不介意。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是每个人的自由,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。”守约何尝不想同李信一样做个真正的男人,可他永远只是两个人中被C的那一个。“别消沉,我真的只是和你开玩笑,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,原谅我好吗?”

守约看着李信握住自己的手,祈求原谅的模样,是怎么也无法再生气了。“好。”

“不过,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爱惜自己的身体。”这句话唤醒守约内心里封存的“反抗”。

“爱惜......身体......”守约也想爱惜自己的身体,可这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事情。

早就猜到,身上的伤痕李信一定看到了。李信还是之前那般温柔,他不会直接直接说出口,而是委婉的告诉自己。现在在李信眼里,自己一定是个滥交的人吧。不会在意身体,可能还会得病。没错,越是这样越好,被李信看不起,被李信讨厌,才是自己应该做的事,可是为什么心是那样的痛啊......

“对,答应我好吗?我作为你的...朋友,真的很心痛。”

“好....”

“这种事情,应当和自己喜欢的人做,才能有美妙的感受。而不是为了发泄欲望,没有爱的话,就不要做这些事情。爱惜、保护自己的身体,好不好?别让我担心,嗯?”李信跪在守约面前,苦口婆心的劝说。其实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,如果守约能答应并照做,不再和别人做这些事情是最好的。

“好。”从来没有人让守约爱惜自己,他们只会让守约把双腿再张大一点,叫的再好听一点....其实守约很开心,他知道在这恶臭的社会中,还有一个人是真心对自己好。他们二人的关系,止步于朋友就可以了。

“守约,你看着我。”轻轻抬起他的下巴,楚楚可怜的样子令李信心里直犯痒痒。“和我说实话,是不是有事瞒着我。”

守约一惊,脱口而出“没有。”他示意李信坐在自己旁边“你别担心,我没有事情瞒着你。你说的要爱惜自己的身体......”守约停顿一下“我会照做的。刚才的事情,我也...原谅你了。”

“嗯,要听话不让我担心,保护好自己,我也会保护你。”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8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