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甜虐都写
王者 剑三 SC ENNEAD
Cp不拆不逆ky爬
微博:阿阿阿阿世
QQ群:729260979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16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后续文章比较黑暗 到特定情节会有预警!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,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只把她当妹妹。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十六章 少年时代(二)

*别吐槽高一的年龄设定,呜呜,不然时间线不对,只是情窦初开,不是未成年车哈。

*奖励欠条在后文会考的

*

期中考试的成绩课间就会张贴在走廊上,每一名同学的成绩和名次都有。对于学习不好的同学简直就是“公开处刑”,对于学习好的同学那就是光荣榜。

下课后,同学们蜂拥而至走廊尽头,在成绩单上找自己的名字。李信的名次虽然不尽如人意,但班级前15绝对是稳了。再看看守约,果然他在成绩单的前半部分。李信愈发觉得这个男生是完美的,无论什么时候见到守约都是正直且善良。即使相处时间不久,也能摸清脾气和性格。

最好笑的是,班里的男生偷偷谈论男女之事,李信转述后,守约居然害羞到从脖子根红到耳朵尖,一直堵住李信的嘴,小声嘟囔“快别说了,快别说了!”,很明显他既纯贞又单纯,这是李信对于守约的最初印象,当然,那之后的许多年间,印象从未有任何改变。

李信将这个喜讯告诉守约,看到李信的笑脸,守约就想邻居家的大狗呆呆傻傻的,再配上他棕色的头发简直一模一样。

“那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?”激动地询问守约,巴不得明天就能吃上这顿饭。

“当然记得。”略带一些调侃的语气。“你什么时候方便?”

“下周,你可别反悔。”

守约很有信心,仰起头自豪地说“不可能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对了,之前你还跟我说过,如果你这考考得好,想要什么奖励?”

李信一时间找不到要什么“我没想好呢,能先欠着吗?”

守约思考一会“行,那就先欠着吧。不过我记性不好,万一哪天忘记,可就不算了。”

“那不行,要不你给我写个欠条?”李信试探性地问道。

果然守约是非常“宠爱”李信的,“奖励欠条”马上就写好夹在语文书里,为了避免反悔最后还要加上一句话“此奖励欠条永久有效”。

周六很快就到,明天是守约来自己家玩的日子。李信周五晚上就没睡好,躺在床上睁眼左翻右翻的折腾,到最后被子都被踢下床,脑子里一直想周六在守约面前怎么表现才好。说来也奇怪,之前许久不见的父母和老师来家里,就没有这种紧张的感觉,只觉得很烦。

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李信拿起手机打开微信,给守约发消息。“守约,明天你来我家玩,上午9点在小区门口等我。”李信等半个多小时守约还未回复消息,眼看就到11点,终于忍不住打电话。一个接一个的打都没人接,直到最后一通电话响一会儿才接通,李信听守约还在喘着气。

“你怎么接电话这么慢?”很明显李信说话的态度有些不好。“还喘气?你干嘛去了?”

守约心不在焉的回复李信,手上一直拿着毛巾擦发梢滴落的水珠“我在洗澡,手机在客厅,听见响铃就跑过来了。”

要不然说李信在他面前就是温柔的暖男呢,即便有些生气却还是可以将说话的语气变得很温柔,“你洗澡洗一半出来接电话?”

“对啊,一直响一直响,我怕有什么急事。”守约有些无奈,话里话外颇有些责备的口吻。

“那你穿衣服没?”李信最想知道的是这件事。“不对,现在冷不冷?”突然问出口的真心话让李信有些不知所措,连忙转移话题。

“就穿了衬衫,我爸妈在睡觉怕吵醒他们。”

“那.....那你下面穿了吗”李信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,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兴奋。男女之事他都懂,可守约明明和自己是同性啊。

“没有,哪有时间穿,身上都是湿的。”守约不停用毛巾擦拭身体和发梢,随口说了一句“我没擦就出来了,还滴水呢。”

李信听到这句话,脑内就已经想出画面。守约全身湿漉漉的,澡还没有洗完就急急忙忙的跑到客厅接电话。因为太着急,身上就穿着一件开口的衬衫,隐隐约约能将守约的小屁股和隐私部位遮住,纤长嫩白的双腿一览无余,双腿的缝隙中还有残留的水一点一点往下滴,水珠顺着大腿内侧的嫩肉一直往下流.....他感觉自己下体已经......

见李信许久不出声,守约看看钟表已经十一点整“你睡着了?”

熟悉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“对..该睡觉了。明天见!晚安。”匆匆忙忙挂断电话,守约皱起眉头盯着电话发呆,李信这是哪根筋不对了?算了,明天再问他吧。

本以为守约的家庭条件相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算相当不错,可如今坐李信派来的车到这栋别墅时,才知道人与人并没有什么可比性。

李信殷勤的招呼守约,尽管一时半会儿有些不自在,不过二人认识几个月,渐渐熟络起来,家里也没有家长,守约算是放得比较开。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早,两人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打游戏,李信是个游戏黑洞,每每打游戏总是输,惹得守约哈哈大笑。他很喜欢守约的笑脸,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欢,心里想如果能逗守约笑,就算是输得再难看也心甘情愿。

转眼间就到中午,守约打开冰箱才发现里面满满当当全是食材,“准备这么多?”

“嗯,我也不知道你会做什么,就让阿姨都准备一份,不知道有没有能做的?”

守约看向冰箱里的蔬菜、肉类、海鲜....正在挑选时,李信从后方悄悄靠近,双手将守约搂在怀里。这一瞬间,守约的身体便紧张起来,尴尬的根本不敢动。李信则是不以为然,他将下巴倚靠在守约的肩膀上,举止行为有些亲昵。李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他好像从见第一面开始,就被眼前这人吸引,可问题是,两个人都是男人啊?李信觉得自己到底是疯了。

有些不自在的守约赶忙开口“李信,你的头很重诶,快走开!”

这时他才尴尬的笑着松开守约的身体“我只是想看看能做什么菜,你最好多吃点,太瘦了。”两个人开起来玩笑,李信则被守约推出厨房,没过一会儿,一大桌子菜就做好了。

“这些菜你都会?!”李信很震惊,是不是比保姆阿姨都会做饭呢?这让李信对守约的印象变得更好。

“嗯。”守约很自豪仰着脖子看向李信。“没想到吧,一晚上的菜谱不是白看的!快尝尝,哪个最好吃?”

李信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像是几年没吃过饭似的。守约做的菜当然没有保姆阿姨做的好吃,无论对菜谱多熟悉,那种青涩生疏的感觉从未褪去。可在李信看来,守约亲手为自己做的菜,就是这世界上最好吃的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。”守约看到李信的样子捧腹大笑“你怎么吃成这样!”李信丝毫没有在旁人面前的架子,这才是真正的十六岁少年模样。

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两个人没有玩尽兴太阳就下山了。“我该回去了,弟弟还在家里等着我。”

李信抓住守约的衣角,可怜兮兮的说到“你能不能别回去,在我家住一晚吧!”

“可我还有弟弟..”守约同李信相处也是非常愉快,他觉得李信这个朋友确实值得交。“他在家一天了,估计还没吃完饭呢....”

“那这样吧!我让司机把你弟弟也接来,正好我也想要个弟弟!”就这样,守约的弟弟认识了李信,李信同守约的情谊更进一步。“守约,以后有时间我还想吃你做的饭。”

“好啊,只要你想吃,我就一直做给你。谁让,我们是朋友呢。”

高一的时光总是短暂的,他们二人从小心翼翼的互相接触到如今无话不谈的好朋友,双方都渴望维持的这份友谊,却在二人未察觉时悄悄变质。

李信很是照顾守约,有时甚至充当守约的“小跑腿”,去食堂去超市......就算守约不慎犯错误,李信也会第一个扛下来,惹得老师一阵无语。久而久之,整个学校都知道他们二人是“好兄弟”甚至每天形影不离。

这一天,班里的以为女生走过来,见守约不在便上前同李信攀谈起来。“李信,你和百里同学感情这么好?”

“嗯。”依旧是面对不熟悉的人的标志笑容,虽然很好看但是很敷衍。

那女生听到后眼睛眯成一条缝,弯下腰对着李信的耳朵悄悄说“你们两个是不是在一起啦?”

李信噌的一下突然起身,表情是从未有的严肃。他对那女生说“如果朋友也能算在一起的话,那么我们早就在一起了。我们只是朋友,希望你别乱说。”女生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生气的李信,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。

“对不起..我们就是开玩笑...”

“请不要开这种玩笑,分明是在玷污我们的友谊。”虽然李信嘴上这么说,但是女生的话却像烙印一样刻在心里。李信不禁回想,从小到大朋友很多,可同守约这样的朋友,甚至是偶尔有肌肤接触的朋友,他是唯一一个。仔细想想一年间的种种,自己真的将守约作为朋友对待吗?为什么想要碰触守约的心思就是抑制不住呢?为什么每天睡觉之前总会想起守约呢?为什么一天不和守约说话就心痒痒呢?为什么......没谈过恋爱的李信发蒙了,也就是守约今天请假,不然李信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。

本想等守约上学两个人讨论一下,可从那天开始,守约就一直没有上学,李信以为是他生病了。以送作业为由来到守约家住的小区,虽然没来过但是依稀记得曾经提起过。李信来到高层的一扇门前,轻轻敲门“请问,有人在吗?”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4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