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甜虐都写
王者 剑三 SC ENNEAD
Cp不拆不逆ky爬
微博:阿阿阿阿世
QQ群:729260979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17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后续文章比较黑暗 到特定情节会有预警!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,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只把她当妹妹。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十七章 少年时代(三)

*回忆篇要结束了。

*

*

“是谁?”守约的声音!看来记得没错。

“我啊,李信!你一个星期都没上学,来给你送作业!”听到守约的说话声,李信很开心,又能见到他了。

门打开后,李信发现守约的家里就像他的外貌一样,干干净净、一尘不染。“哇..你家好干净。”简约的装修风格根本不像家里开公司的人所住的地方。“诶?玄策呢?”

守约犹豫一下开口说道“他上学去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去?在学校只有你一个朋友,你不上学我真的很孤独。”从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感情是无法隐瞒的。此时,李信并没有察觉到他对守约感情中的异样,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萌发。

其实,守约对李信的感情在他们认识不久后就已明白。固然知道两个男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,也明白李信只把自己当做朋友。他不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,至少可以作为朋友参与李信的人生,如此便以知足。

守约端来一杯果汁和若干零食,轻叹一口气。思考良许,“哎。既然你来我就告诉你吧。我爸妈经营的公司最近出现财务危机,资金不能周转,他们二人忙的焦头烂额。”

“嗯,这种事每个公司都发生过,你放心会没事的。”李信的父亲虽然从政但也开公司,他对这种再熟悉不过。可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能在心理上安慰一下守约。

“我知道。其实还有一点是让我最担心的,玄策身体出了问题。前些日子带他去医院,像是什么精神类的疾病。不发病时还像个正常人,发病时.....我也不知道怎么说。”守约的表情疲惫中透露出无奈。他的人生像是被黑色的迷雾遮住,看不清前面的路,压的他喘不过气。“刚才说他去上学,也是骗你的,他正在医院接受治疗。”说道这里,守约低下头用手捂住眼睛,不想让李信看到脆弱的一面。

李信不言,他直接环抱住守约,双臂将其紧紧搂在怀里,生怕一松开就会逃走。守约震惊李信的举动,本想挣脱开可如今的他却贪恋这温柔的怀抱。被家庭的压力摧残的身心俱疲,轻轻倚靠李信的肩膀流泪。李信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助眼前这人,要不然让父亲给一笔钱?如果这笔钱可以帮助守约父母的公司周转呢?问题是,多少钱才能挽救濒临破产的企业,自己作为一名高二学生又能要来多少钱呢......

他捧起守约的脸,哭红的迷离双眼、发红微涨的脸颊、轻微张开的嘴唇...李信对守约的感情在这一刻彻底变质,只要迈出那一步,是不是他们二人就可以一直在一起?守约见李信的脸凑过来,渴望感情的他没有躲闪,只是缓缓闭上双眼等待着什么。

李信的嘴唇越来越近,他能在脑海内幻想出和守约缠绵的样子,可以亲吻他的身体,可以听见他的喘息,可以与他合二为一......

意乱情迷之时,李信清醒了。他转过头深呼吸,不断在心内质问“明明和守约是朋友啊,怎么在做这种事?”

守约睁开眼,从那时候开始就知道,自己与李信仅仅只是朋友,刚才的感情是气氛烘托的结果。他低下头不敢面对李信,一厢情愿真是太丢脸了。“李信,你不会后悔吗?”守约咽了口唾沫,最终还是问了出来。

装傻似的避而不答“什么?”很显然李信知道守约的意思。他尴尬的笑着,企图缓解二人现在的气氛,毕竟他认为守约只是和自己很要好、很要好的朋友,要好到想一辈子纠缠。“后悔什么?我们是朋友啊......守约,你家出了这么多事,怎么....都不和我说?”

“我不想将负能量传递给你,本来想等事情解决再回去上学。因为我要在家照顾玄策。”守约苦笑,他希望李信快点回去,感情被撕裂的痛苦无法承受。本想借请假这些日子顺便调整好对李信的感情,没想到根本不用发愁......

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守约你放心。”李信口中坚定的话语,守约相信了。

“你....可不能离开我啊.....”

“就算我们长大,我也会一直、一直陪伴你。”

傍晚李信不情不愿地走了,守约瘫倒在沙发上,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。他发自内心的喜欢李信,想要和他在一起。最喜欢的人就在眼前却不能吐露心意,这种感觉令他窒息。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李信的呢?回想往事倒也记不起什么。只记得,李信时刻陪伴自己,声音、笑脸、性格....都是自己喜欢的、贪恋的......那人的嘘寒问暖、暧昧的动作,让守约错以为他也是这样的感情。没想到最后,倒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吗?

就在这一天,守约失恋了。知道对方没这意思,就不要硬凑上去。而李信,在不久后的将来,会悔恨当初做的决定,那天明明是两个人人生的岔路口。

只要李信迈出那一步,他就会一直拥有百里守约,无论后面的路有多少艰难险阻。

一星期后,守约照常上学。整个人的状态比之前要好许多。

“守约,你家的公司怎么样?”

“还好活过来了。”守约坐在座位上,自顾自的看起书。

李信松一口气,那天回家他就用各种理由向爸爸要钱,倒也是要来不少。本想再向朋友借一点直接给守约转过去,就听到今天的消息。他只好把钱攒起来,留着日后再用吧。“怎么救活的?”

“说来也是巧,正好有个叔叔投资父亲的项目,一大笔钱汇过来,资金自然能流动。”

“叔叔?”

“嗯。上周爸爸带我去参加一个上流人士的晚会,那天晚上认识的。整个晚会都是叔叔阿姨,吓得我不敢动。”

这种晚宴李信在国外也总是经常参加,名流聚在一起,多半没有什么好事。不过,是守约爸爸带着去的,应该没什么坏事吧?

“那个叔叔先走过来,一直和爸爸夸我长得好看。说什么他一直没有儿子,如果儿子能像我这样就好了。”守约用手支起头,看向窗外的树叶,他并没有看到李信是什么表情,只能说表情非常难以形容。没错,守约是很美漂亮,不过被长辈一直说,倒也会觉得不自在。“两个人聊得很投机,叔叔当即就敲定和爸爸合作,这么爽快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见。后来才知道,叔叔的公司比我家的大了数十倍...哦对了!叔叔很开心,走之前还摸了我的脸...”

“你不会觉得不舒服吗?那个叔叔可是陌生人。”李信听不下去直接打断守约说话。

“当然会觉得不舒服,可是看到父亲如释重负的表情我也不好拒绝呀....反正是长辈,摸一下也掉不了一块肉。而且周围也有其他人,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哥哥,银色的头发长得很好看。可他一直在注视我,不知道为什么....”

“别再搭理那他们,指定不是什么好人。”李信确实吃醋了,他下意识觉得守约是自己的,别人是不能碰的。

“哈哈哈哈哈,李信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。”

经过这些事,守约将对李信的喜欢封锁在心底,暗自发誓再也不会流露出来,再也不会让自己那样难堪。他们二人,又回到之前的样子,依旧是彼此无话不说的挚友。

久而久之,李信觉得只要见不到守约就难受的发痒,以至于珍惜每一次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。他开始贪恋二人相处的时光,如果时间可以静止该有多好。不开窍的李信依旧认为这是“友谊”,他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提醒,“喜欢”?“爱情”?并不是其听不到心底的声音,而是选择听不到罢了。当初的懦弱与逃避,让长大的李信无时无刻不在唾骂。

李信对守约更好了,是对自己感情的回避吗?还是对守约产生肮脏幻想的弥补呢?李信不知道。在他的思想里,只要和守约在一起做朋友就好。他们二人经常一起出去玩,李信也会想方设法哄守约开心,不辞辛劳的变着花样,有时也会陪他在家里照顾玄策。

就这样一年过去了,转眼间已是高三,这至关重要的一年。守约又请假了。

像是二人独有的心灵感应,李信觉得守约这次请假绝对不是好事,他怀着忐忑的心情发问“老师,为什么守约又请假?”

“他这次要休学2个月的时间。哎,高三的2个月...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。”

“老师,我下午请假!”李信转头便跑出去,拿起书包打车直奔守约的家。“咚咚咚、咚咚咚....”很不巧,就算李信怎么敲门都没有人回应。连旁边的邻居都看不下去,打开门对李信说“小伙子,那家人今天不在家,你别敲门了。”

“阿姨,您知道他们去哪里了吗?”

“不知道,一大早就匆匆忙忙出去,像是办什么事情吧。小伙子,你快回家吧,从下午等到晚上了,爸妈不着急吗?”

李信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,他小声嘟囔“守约...你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....”

一条接一条的微信,一个接一个的电话,依旧毫无回应。李信快要发疯了,他无法忍受没有守约的日子,这种日子就好像生活失去色彩,生活失去希望。“守约....守约你为什么不回我的微信..”就这样,李信也将自己锁在屋子里,不上学、不吃饭,只守着手机等待守约发来的消息。他开始憎恨自己的无能,为什么不能再强大一点呢?
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5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