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甜虐都写
王者 剑三 SC ENNEAD bjd
Cp不拆不逆ky爬
微博:阿阿阿阿世
QQ群:729260979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18)

【李约铠约】暗箱(现代黑sh)(18)

避雷预警:

主CP李约 副CP铠约

本文主要描写深陷黑帮(铠)的男招待(男j)守约被初恋(李信)拯救的过程。

有MA布情节 后续文章比较黑暗 到特定情节会有预警!

【高亮】公孙离和李信前期订婚后期和平分手,李信对公孙离没有爱情,只把她当妹妹。


“如果当初你选择了我,那么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。”


第十八章 逐入漩涡

*开虐了!这章有“原创人物”为了推动剧情,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不看,因为王者中没有合适的角色..但是又想安排这个情节,所以宝宝们提前避雷哦。

*这章为后文做了铺垫,细节挺多的哈哈,看了 后文才知道的哦

*本文灵感来源:婚男


转眼间,李信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个星期之久,他动用在国内的所有关系,去寻找百里守约,只为得到一丝消息。

在这高三至关重要的一个星期中,李信和百里守约均未到校。

不知是学校还是家中的阿姨,李信在国外的父亲知道这个消息。他罕见的主动打电话给李信。“我让你回国的目的是学习,并不是让你随心随遇的逃课!你怎么会如此管不住自己!”

李信的语气很焦急,他渴望得到父亲的帮助“爸爸!我的朋友家里好像出点事儿...我联系不到他。已经...已经一个星期了!您能帮我找找吗?”这也是他难得的求人。

而李信的父亲却不懂这个“朋友”对于李信的含义“家中有事休息一两个星期很常见,你这么着急做什么?别人家的事情我们终究管不了这么多,还是管好你自己吧!”

“爸爸!算我求您好吗,我有感觉,他这次....很危险...”大抵是两个人心有灵犀亦或是心电感应,李信觉得守约绝对逃不过这次了。当然,作为朋友一定要往好处想,可是.......

“不可能。”父亲果断的拒绝让李信的心凉一大截。

“那您..能再给我点钱吗?”

“你是要借给他吧?”果然,父亲知道李信要钱的目的。他接着开口“虽然钱这个东西,家里不是没有。但是儿子,你想想多少钱可以救得了他家呢?救得了一时救得了一世吗?”

听完父亲的说的话,李信沮丧的低下头。他开始恨自己的懦弱与无能。“爸爸,再给我点钱吧....”

见李信不听劝,父亲又恢复严厉的语气说道“李信。如果你再不去上学,那么你就回来吧。”这是父亲给李信的最后通牒。

挂断电话,李信紧握手机流泪,守约...他到底怎么了?

守约这里当然不好过,他之所以没在家是在医院每日每夜的陪玄策,玄策的病又重了,父母的公司貌似因为工程问题又一次濒临破产,就连玄策的护工都取消了。

他心里想如果今年无法念完高三,明年待事情好转,在复读一年便是,十八岁的少年有许多青春可以挥霍。他毅然决然先休学半个月,看看玄策和家中的情况再斟酌后面的决定。

这天,他打开手机发现除李信的消息再无别人。一条一条的看去,很明显可以察觉到李信心情的变化,从一开始的毫不在意、嘘寒问暖,到后面的焦急寻找、担心痛苦。守约看着看着眼中含有泪水,他破涕为笑“哈哈哈哈,这个傻子,我能出什么事儿。”

拨通李信的电话,对面的人立刻接通。“喂...守约...你...还好吗?”

沙哑的声音衬托出李信的疲惫。守约连忙安慰“对不起李信,玄策最近需要家人照顾,我只好每天去照顾他。”

听到根本不成理由的借口,李信怒火中烧。这几天消沉的自己、担心守约的自己就像一个令人嘲笑的“大傻子”!“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!!!”像是要把心中的怒火发泄出来一般向守约喊道。心脏怦怦直跳,那是他第一次对是守约发怒。

守约也是被吼得愣在原地,他知道自己很久不联系李信,让他担心极了。“李信...我真不是故意的,手机现在才开....玄策这周病危目前还找不到特效药,我真的没有时间回消息,希望你能理解我。”

“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。”李信突然平静的问话让守约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当然是朋友。”

“我们是朋友,这件事有什么不能说的?我可以帮你出主意,可以替你分担,你为什么一步一步远离我。”

“我......我没有远离你....”除玄策的原因,当然还有家中公司的巨大压力。

“既然不想做朋友,以后就不要联系了。”

李信挂掉电话,在家中痛苦的哭嚎。这时他才觉得,自己在守约心中毫无位置,发脾气也是希望其能安慰安慰,甚至是“修复”一下彼此的友谊。

果然没过多久李信和守约一同返校上学。他们二人即便坐在一起也没有话可以说,周围的同学都感觉到二人周围的低气压,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话。守约曾多次主动向李信开口,都被忽视掉,他这次趁着李信去卫生间的功夫将其拦在隔间中。“李信!听我跟你解释。”

李信居高临下的俯视百里守约,冷冰冰地说道“你我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“是我的错!”守约双手抱住李信,彼此的体温渐渐交融。“求你,求你原谅我吧。以后,我什么事情都和你说,你不要不理我,好吗?”温柔似水的守约谁看了不爱呢?

就在这时,李信再也装不下去,他另一只手环抱守约,想要更多的肌肤接触。“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?”

守约点头并向李信保证,经过这次的小插曲,二人又和好如初。李信对守约更好了,甚至比对待恋人都要好上百倍,生怕他又一次联系不上。而守约也渐渐习惯同李信分享自己的生活,有一个真心的聆听者,再多的困难都可以克服吧?

二人放学后走在大街上,忽然天阴沉沉的开始飘起雪花。“阿嚏!”守约穿的单薄,冻得小脸和耳朵红彤彤的。李信看着守约边走边搓手哈气的样子,真是觉得眼前这人越看越可爱,越看越喜欢。

李信突然停在原地,将自己的白色围巾解下来,搭在守约的肩膀上。“守约,很冷吧?”一圈一圈将围巾系好,围着自己围巾的守约更让人移不开眼。

围巾上有李信的体温,虽然是温热的但是在守约的内心就像又一团火焰炙烤着,现在竟然还有些发热呢。

“暖和吗?”二人的气氛有些微妙。

“嗯。”守约在庆幸,寒冷的冬天将脸冻得通红,正好可以遮掩住自己的脸红。

雪花一片一片,没过多久地面就铺上一层银霜。

李信快走几步站在守约的面前,他低下头伸出手不知道要摸向守约的哪里。守约见状紧张的闭上双眼“你!你做什么!”

“你的睫毛上有雪花。”轻轻触碰守约细长的睫毛,将雪花掸下去。李信从很久之前眼中只有百里守约一人,他清楚守约的一举一动,甚至是细小的雪花也看的一清二楚。

守约尴尬地低下头,用手揉搓眼睛。“好了好了,现在没有了吧!”抬头看向李信,两个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,李信有一种想要亲下去的冲动。不过这次,被守约躲过了。“快走吧,一会儿雪越下越大,你可怎么回家?”

高三的上半学期很快就过去,马上迎来的就是寒假。寒假过后,最紧张刺激的高三下班学期,马上就要来了。寒假期间,李信回家一趟,如果不是父亲极力阻拦让他多待几天,他甚至想当天去当天回。毕竟,有个人一直在无形的拴着他的心。

寒假的这些日子,虽然玄策的病情有好转,但是家中公司的状况更令人担忧。父亲的书房乱糟糟一片,母亲也经常夜不归宿,本来和睦的一家人在濒临破碎的边缘。守约曾向父亲询问过家中公司的情况,父亲总是避而不谈,这不禁让他更加好奇。

其实,这才是一切痛苦的开始。

这天下午守约隐约听到父亲在书房打电话,本来文质彬彬的父亲竟然在大喊大叫,估计发生的事情是让父亲也无法接受的。

“我说了,不会把他给你的。你不要再打电话来谈条件,钱我会还给你。”

“他”指的是谁呢?

“您再宽限我一个月的时间,欠款绝对会补齐,工程也会准时开工,绝对不会让您有任何损失!您说的这件事,我是真的不可能答应。”后面不知说些什么,父亲的口气突然急躁起来。“他是我的儿子!您说让他做您的干儿子,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!就算公司破产,我也不会让儿子去做那种事!”挂断电话,守约听见父亲长长的一声叹息。

就算是小孩子估计也明白,电话那头的人想要守约做他的“干儿子”。回想起之前的种种,应该是在晚会上遇到的那位叔叔吧。守约不明白,做别人的干儿子又不会断绝和父亲的亲生父子关系,为什么爸爸会这么抵触呢。只好找出那位叔叔很久之前塞给他的一张名片,打通那个电话号码。

“您好,是叔叔吗?”

百里守约的声音?电话那头的男人简直乐开花,推开怀中的人便开始哄骗守约,“是你吗守约?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打扰到您...我就想问...”

没等守约说话,那男人迫不及待的开口“哎,守约,要我说你爸爸就是不听劝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还记得我之前投资你家公司的项目吗?施工到一半,你父亲签约的材料供应商跑了!现在工程款回不来,工程也进行不下去,无限延期啊!你说,我们这些投资者每天得亏多少钱?这可都得算到你爸爸头上啊!”看似为守约着想,实则为自己的私欲。

听到这些话,年幼稚嫩的守约开始慌了,他第一时间询问“叔叔,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?爸爸他根本不和我说,公司变成这样,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...”

“你记得吧?之前说过我没有儿子。上次见面,我就觉得和你很有眼缘,想认你做我的干儿子。哎,可是你父亲就是不同意!”男人边说边叹气“我给他提出的解决方案已经很好了,他还是顽固不灵呀,再这样下去,债务越积越多,你们家公司破产是早晚的事。”

“如果我认您做干爹,有什么解决目前问题的方案吗?”守约声音略带颤抖,他就像是一只深入狼口的小羊,浑然不知危险的到来。

“我可以给你家公司资金援助。孩子,你知道的吧,这些资金对我来说不算什么。如果合作的人只有我,倒不至于积攒这么多的债务了呢。要不?你考虑考虑?”

“嗯,我考虑考虑。”挂断电话,守约躺在床上,他在心中嘀咕,有钱应该可以救公司了吧?不过,从小到大守约都觉得父亲是个做事严谨的人,为什么这次既找错供应商,又不让他去认干爹呢。守约百思不得解,在想着要不要同李信商量一下?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3 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