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小鹿的停机坪

甜虐都写
王者 剑三 SC ENNEAD bjd
Cp不拆不逆ky爬
微博:阿阿阿阿世
QQ群:729260979

【李约元旦18h·12h】在黑暗中呼唤我(一念神魔X朱雀志)

【李约元旦18h·12h】在黑暗中呼唤我

(一念神魔X朱雀志)

上一棒 @阿焰 
下一棒 @月小呆 

*CP:李信X百里守约(一念神魔X朱雀志)不虐

也可以说是《暗箱》下一篇文《銮雀》的小番外?因为《銮雀》是转世的故事,所以可以把这篇文看成转世的其中一世,到时候正文也会提到这一世的~(爆肝6K字)

虽然目前还没写,不过已经在构思啦~(。)喜欢的可以蹲一蹲哦

*本篇是短篇1V1,因为篇幅关系。没办法把部分情节写的详细,宝贝们自己脑补一下就可以啦QWQ

*在此感谢参加李约情人节活动,希望李约越来越好,喜欢李约CP的人越来越多~

 

人们皆说妖魔乃世间秽物所生,无肉无血、无情无义,理应被屠戮殆尽。这妖是百年千年的东西生长而成,专以吸食人精血、啃食人心脏为生,甚至当它肉体无法承受力量时便会对人采用“夺舍”的方法来维系自己的力量,当真是可恶至极。而魔呢?在人的记忆里倒鲜少谈论起魔,只记得魔是枉死人们的怨气集结而成,魔生于人、附于人、消于人,所以人们的愿望才会是想建立一个没有妖魔的世界,妖杀之,魔消之。到底有没有人真正见过“妖魔”呢?答案是没有。

众所周知,王者大陆孕育人类。人类生活在富饶的土地中,渡过一代又一代漫长的岁月,“居安思危”是先人对我们的教诲。

时间一年又一年的流逝,不知过多久,王者大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能够培养种子的土地变得贫瘠,沐浴的阳光变得炽热,人与人的战争变得频繁,赖以生存的家园渐渐瓦解。手无寸铁的百姓逐渐明白,指望国家、当权者毫无意义。他们开始将希望寄托于神明,那个来自于长安虚构出来的神。

据说,长安的百姓信奉神明以来,年年风调雨顺,过的好不自在。久而久之,整个王者大陆的百姓都开始信奉这个神明。他们为神建造神社,为神编纂祷词,为神铸造雕塑,为神献上人类贡品。神的形象慢慢在人们的脑海中具象化,金发闪烁,眼中散发出灼热的光,手握剑锋斩妖除魔的神。当然,有神的地方就会有“妖魔”的产生。

百里守约是一个生活在长城之畔小镇的少年,他有一个胆小怕事的爱哭鬼弟弟,红发红眼的百里玄策。百里兄弟住在长城之畔的最边缘,周围除荒沙蔓延的沙丘就是后面一望无际的荒山。其实,守约和玄策并不是长城之畔土生土长的居民,而是在跟随母亲逃难的过程中路过的地方,那时的居民平易近人,对待百里一家非常热情。随即,母亲便决定在这里定居,带着百里兄弟过幸福的日子。

不过,这种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,百里守约是狼妖这件事,在月圆之夜就传遍整个城镇。守约逐渐长大成为少年,体内的妖力不受控制长出狼耳与狼尾,上山采药时被城镇的居民看到,这件事的发生便宣布命运就此改变。

守约的母亲为保护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个儿子,对村民谎称自己才是狼妖,而守约的狼耳狼尾也是自己“夺舍”的产物。

母亲因为是妖的原因被镇上的居民残忍杀害,焚烧的尸体被拖去神社献给神。当然守约和弟弟也被一同带去,他眼睁睁的看母亲死后被烧成灰烬。心中的愤怒油然而生“我才是狼妖,我才是狼妖...母亲不是,她是人!!”无论幼小的他怎么呐喊,周围无一人理睬。

第二个被烧的人就是百里守约,幼小的身躯即便是妖也不知如何使用力量,当他被拖上柴垛,面对神明的石像,发自内心的问“妖,就注定是邪恶吗?我们没有对不起人类...妖是妖,可人真的是人吗?”神明啊,你真的能看到现在的景象吗?神明啊,救救我吧,我还不想死啊。

在点燃柴垛的一瞬间,神的雕塑出现裂痕,径直砸向守约面前,已经点燃的火焰瞬间熄灭。人们面面相觑,再也没有人敢上去点火,大抵是神听见守约内心的声音,亦或者是机缘巧合。

于是守约和玄策便生活在原本的家中,依靠母亲传授的知识,在荒山上采药为生。镇上的人们不知是畏惧神明,还是畏惧妖,没怎么找过百里兄弟的麻烦。母亲被烧死,守约的心中仍然有恨,可他现在连温饱问题都无法解决,要怎么去复仇呢?这里是他们母子三人生活过的地方,他不想这么快摧毁最后的回忆。久而久之,镇上一些善良的居民开始和守约接触,去买他在荒山采得药,生活才能继续下去。

“哥哥!你快来看!”这天守约与往常一样带玄策在荒山采药,别看这里的植物干枯,唯有拥有妖怪血统的守约才能找到,最为珍贵的药材。

“怎么了?”只见玄策慌慌张张的跑过来,慌乱中甚至跑丢背着的药篓。

“哥哥!那边...那边有个死人!!”玄策并没有见过除村民以外的人,对于陌生面孔显得非常紧张,而且还是个“死人”。

守约跟紧玄策渐渐向荒山深处走去,没走多久,就在一处水潭边发现晕倒的人。他壮大胆子向前靠近,“呼,玄策过来吧,人还活着没有死,你放心吧。”守约松一口气,他仔细端详眼前的男人,穿着非常华丽,想必是某个贵族吧?深蓝色的头发在后面绑着一个小辫子,于是他将男人的头抬起,手中粘腻的感觉让守约意识到不对。“是血....玄策!快过来!!帮我背一下药篓!”

晕死过去的男人很高,守约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,只能吃力地背起,尽量不受到第二次伤害。

男人躺在守约的床上,正巧家中最不缺的就是药材,连忙让玄策架锅烧火熬煮药材,而他继续观察伤势。衣服渐渐脱下,男人的身上有大小不一的刀剑划伤,甚至背后还有烧伤痕迹。“最严重的就是头上的伤。”不知被什么东西重重砸向后脑,这个伤口使人瞬间失去意识,想必那个人是想让置眼前人于死地。守约忙里忙外,丝毫没有空闲,终于将伤口清理好,剩下的就是等晕死过去的男人苏醒。

一天一天过去,男人丝毫没有苏醒。“哥哥,我们收留来路不明的人,真的可以吗?”玄策的担心不是没缘由,小镇本就容不下妖怪血统的兄弟二人,如今再加上一个来路不明、全身是伤的男人....守约也害怕男人会被误认为是妖魔,从而被烧死。

不过,善良的百里兄弟在思考后,还是决定留下男人在这里养伤,直到他苏醒后决定自己的去留。

  • 男人醒了。睁开眼后,看到的是木头搭建起的房梁,下意识观察周围,空荡荡的房间内充满生活气息,到底是谁的家呢?突然,才意识到全身剧痛无法动弹,勉强举起手臂发现都是绷带缠绕的痕迹,以及草药的香味。头,很疼,就像被重锤一般。

“哥!!哥!!!他醒了!!!”玄策端水盆进来时,看到床上的男人坐起身。咣当一声,水盆掉在地上,玄策跑去院子里喊哥哥过来。

守约慌张地走进屋内,看到的是苏醒后的男人。这个人的气质不像寻常百姓,倒像是某个王公贵族。完全陌生的二人都有些拘谨,男人则是架起战斗的姿势。守约连忙解释“我..我不是想伤害你。我们在后面的荒山上,发现晕死后的你,就擅自做主将你带回来....”

“如果不是我哥哥,你早就死啦!”玄策怯生生的站在守约身后,小手紧紧地抓住哥哥的衣服,眼前的男人看起来很可怕,不知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。

男人见眼前的兄弟二人并没有任何威胁,这才放下心来。表情也变得柔和许多,“抱歉,我为刚才的失礼道歉。”

守约无奈的笑笑,如果自己睁开眼睛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下也会紧张吧?他渐渐靠近,坐在床边,男人并没有抗拒。“我叫百里守约,他是我的弟弟叫百里玄策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男人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守约,“我到底叫什么名字...”完全想不起来,名字究竟是什么?又是哪里的人?为什么受伤昏迷?这些事情,竟然全都忘记?男人抚摸头上缠着的绷带,有些痛苦的说道“我不记得,什么都..不记得了...”男人有些慌张的四处摸索,像极了找不到东西着急的玄策。守约下意识将男人的脑袋抱在怀里安抚。

“没事的,应该是由于头部遭受到重创,暂时的失忆而已,总会想起来的。”男人瞪大眼睛靠在守约的胸口前,这个瘦弱娇小的怀抱居然出奇的让人安心.....

“只记得,我叫信。其他的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“以后就叫你信吧?”

就这样,百里兄弟的家中迎来第三个人,平时略带冷清的家变得热热闹闹。别看信平时高冷傲慢不苟言笑,在家中他可是经常和玄策闹腾的天翻地覆,玄策也渐渐喜爱(亲情)上了这个陌生的哥哥。

像是报答救命之恩一般,信总是帮助守约做事情。陪他早晨去山上采药,陪他去隔壁村子贩卖药材,陪他一起做饭,陪他和玄策打闹,陪他一起....二人形影不离,守约的心中其实早已暗生情愫,可他不敢和信表白,毕竟信并不属于这里。信的心思同守约一样,他知道这里只是自己短暂的居所,而他等待的就是恢复记忆。眼前这个令他满心欢喜的“狼妖”,一定要把他带走。

两年后,信的伤势完全愈合,可他丝毫没有恢复记忆的样子。这次村里的大婶订购一批极为难找的药材,这种药草只会生长在荒山的最深处,一望无际的干枯杂草与树木,使得荒山深处的环境相当诡异。守约虽然有妖怪的血统,可是真正的妖魔他从未见过,更别说每四年都要贡献出人类祭品的神明。真的有神吗?这是他每天都会思考的问题。

“我和你去吧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安全。”这次的玄策并没有跟过去,而是守约与信一起。信很高大,身上的肌肉总给人莫名的安全感。再加上两年中,他们三个人经常一起采药,信倒是对采药这件事驾轻就熟。

二人走了很久很久,直到荒山被乌云笼罩才找到药材。两个箩筐装满“这次的药材一定能卖个好价钱!”

“那..你能做更多的饭吗?”信怯生生的问,他的胃早就被守约做的菜征服。

“当然可以啦,有钱就可以去买更多的食材!”

还没等二人开心多久,信就发现异样。“守约,你不觉得,我们一直在重复一条路吗?”

即便天空乌云密布,周围的温度却炽热难耐。守约连忙擦着汗,声音有些疲惫“这么一说,好像确实是这样。”他蹲在地上将一小堆草药放在脚旁用石头压好。“我们再走走,这个东西就当做路标。”二人不知走了多久,直到看见之前放置的路标时,彼此面面相觑。“我们...好像出不去了。”顿时,守约整个人汗毛直立,寒气由内而外的从身体散发出来,反观身旁的信倒没什么反应。

信在周围走了又走观察周围的环境。“可以确信这是一个幻境,不知是妖还是魔制造出来的。”

守约的腿有些发软,即便自己是妖的混血,可他第一时间担心的确是身为人的信。“我们找找出口吧。”

信摇摇头“只有打败制造幻境的人,我们才能出去。这样吧,我们先在这里休息,想想应对的办法。”他指指杂草深处的大树,大树看上去生长了百年之久,尽管下方的树干和树枝已经干枯,可上方仍然有些许绿叶,可以遮风避雨。

二人坐在树下,一开始还有些距离,可是守约逐渐感觉到周围的温度越来越冷,双手环抱在一起,体温仍然在渐渐流失。不远处的信,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。守约不禁纳闷,但是现在的情况没办法给他更多的思考时间。

“你...你怎么抱着我。”信发现守约的异样,挪过来坐在他的后方,将守约包裹在自己的怀抱里。“我们....”背靠着信的胸膛,能感受到异常且剧烈的心跳。

“暖和吗?你还冷不冷?”信弯下腰,嘴就在守约的耳旁,略带磁性的嗓音和湿热的呼吸让守约心跳加速。

“不冷了,很暖和。”

信用手勾起守约的下巴,对眼前人的喜爱本可以抑制住,可不知怎的,如今这种情感再也抑制不住。“守约...其实我对你......”怀中的人脸颊通红,眼中泛着泪的涟漪,守约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应信的感情。

忽然,狂风泛起打断二人的对话。不知从哪里跑来的一股浓烈黑烟冲向他们,守约的第一反应就是张开双臂将李信护在身后。他有着妖怪血液的身体,应该比身为人类的信受到伤害更容易活下来吧?

黑烟将守约撞击到不远处,这一瞬间的事信并没有反应过来。当看到昏倒在地上的守约时,他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一股灼热的力量即将迸发出来!他能明显感觉到黑烟要杀死的目标就是自己!即便死,也要把伤害守约的人杀死!

一道白光闪过黑烟消散,而周围恢复成往常的样子。信抬起头发现,他们进入幻境时是下午,如今太阳依旧挂在曾经的位置。想要跑向守约时才发现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剑,那把剑闪烁着金色的光辉,在太阳的照射下渐渐消散。“剑锋.....”没错,这是信的武器,是他的力量所凝聚而成,斩杀世间群魔的强大力量。此时,信再次望向太阳小声呢喃着“我....就是太阳......”

守约不知道他们二人是怎么活下来的,但可以了解的是,李信救了自己。“我救你一命,你救我一命,现在我们扯平了。”

“还好你没受什么伤,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赎罪才行。”信有些懊丧,他的记忆似乎恢复一些,如果剑锋能够再出来早一点,想必守约的头也不会受到撞击。

守约依旧是笑着抚摸信的头。“其实从小的时候,我就能隐约感觉到,自己被命运拉扯。你懂吗?是那种无形的力量。”

这时信拉起守约的手开口说道“是命运将我牵向你。”

众所周知,神是需要活人祭品的。究竟是神需要还是人需要,这不得而知。今年则是四年一度的祭品抽选,百里守约也在名单内。玄策因为年纪太小,暂时逃过一劫。由于守约也住在村子内,这场抽选是躲不了的。

果然,守约抽中红签,这代表他要成为神的活体祭品,在柴垛上被活活烧死。守约愤怒了,没等他开口说话,村长率先站在台子上宣布“这都是神的意思!当初神救了你,如今神要收回你这条命了!”

守约则是一脚将村长踢下台子“你们...你们就是想将我们赶尽杀绝。神说了,要人类活祭,我身上有妖怪的血液,就不怕神发怒将你们全杀了吗!”旁侧的人控制住守约,把他压倒在地上。

“神说过,杀妖、除魔是所有生灵的义务。杀你,神一定会开心的。”

“狗东西......”守约所有的不甘化作力量紧握在手中,明明可以早早带着玄策离开的....

“你也不要想着逃跑,这些年来,你家周围都有重兵把守。想跑,可没那么容易。如果你乖乖当祭品,村民们倒是可以大发慈悲饶你弟弟以及那个陌生男人一条命,如何?”村长胜券在握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生厌恶。

“好,先让他们走。”听完后,守约彻底放弃抵抗,不能让玄策和信丢了性命,他们值得更好的生活。

“七日之后。”

守约回家后信和玄策正在吵闹着今天谁来帮守约煮饭。看到二人幸福快乐的样子,守约觉得这么做也是件值得的事情。“玄策,信。我现在要和你们说件重要的事情,一定要听仔细。”

“嗯嗯!”二人异口同声。

“这个村子我和玄策已经住了很久,信也一样....我和玄策都有妖的血统,在村子里自然不受欢迎,而且母亲也死在这个村子里。我之前就像离开寻找新的居住地,那时正巧碰到了信...现在信的伤早已痊愈,我们要搬家了。”守约说完便看向坐在一旁的心,心中犹豫不知道是否能问出口。“信,你是想和我们一起....”

“我别无去处,你们还愿意带着我吗?”

“愿意!愿意!”玄策率先替守约做决定。“我要和信哥哥一起!这样守约哥哥出去采药时,玄策就不会无聊啦,信哥哥能一直陪玄策玩。”

“三日后的傍晚你们就启程,去长城境内吧。”守约说完就开始收拾玄策和信的东西。

“你不去吗?”李信走过来抱住守约。

“你们先动身吧。我还有许多需要料理的事情,母亲的坟墓,堆积在家中的药材,以及和村子内的告别。你先带着玄策过去。”虽然守约说的振振有词,可是李信就是觉得有一丝异样。

“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?不然,我留在这里帮你。”

守约一个趔趄“你留在这里,谁去保护玄策?听我的吧,你们动身后,过不了几天我就会去找你,就去这个客栈。”

三日后,守约站在家门口目送信和玄策。信倒还好,玄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果然天真纯洁的仍是孩子。“再见。”

时间过得很快,一转眼向神献出祭品的日子已经到来。守约放弃抵抗,任由人们将他架在柴垛上,如今的景象同孩童时的景象非常相似,柴垛的旁边依旧是那座神的雕塑。守约环顾四周,依然赴死的他并不觉得害怕!村中有许多善良的人,他们对身为妖怪的自己仍非常照顾,只要护佑这些人就可以了啊。“天地不仁,大道无光....活人献祭真的是神的意思吗?还是你们这群披着人皮的妖魔的意思呢?人吃人的世道,你们才是真正的恶鬼!”

在守约的沉重的话语中,没有任何人回应。时间到了,柴垛在一瞬间被点燃,守约整个人的身体被烈火焚烧,这时的他反倒感受不到疼痛,咬紧牙关回忆最思念的人。“绝...不会...在这一刻...发出悲鸣...”信啊....我爱你...你是否能听到呢?

空灵的声音在周围响起,一阵刺眼的金光闪过,空中飞着的人同神的雕塑一模一样!“天地无心,日月崇光。神已降世,尔等凡人,跪拜!”顿时,神力的威压将凡人压倒在地上,就连呼吸都要拼尽全力。“神!!降世了!!真的有神!!!”凡人正在庆幸,他们数百年的祈祷终于传达到神的耳朵里!

神,看到已经被烧焦的守约身体,不自觉的流下眼泪。“我听到,你的呼唤。我早已无路可退,照射苦难的世间。你们.....都得死!”

金色耀眼的光芒开始变得扭曲,取而代之的是深紫色的浓雾。神的外貌逐渐发生转变,魔的角出现在神的左侧,金发也变成深紫色,手握的剑锋也变成散发魔气的邪祟之物。神,堕魔了。“我,即是黑夜!”

一瞬间黑紫色的魔气四散,周围的人无一生还。

“朱雀啊,这就是你爱我的惩罚。”魔低下头看向守约烧焦的身体。“每一世的最后,你都要受尽焚身之苦,才能涅槃重生。朱雀,你可曾后悔爱上我?天帝,何时轮回的惩罚才能结束.....他已经焚烧九世......元神,也要焚烧成灰烬。”当神和魔一同流泪时,信才回忆起来,“到底要去哪里寻找,救赎你的力量。”

“你,是失败者。朕不会去惩罚天帝的儿子,朕却可以惩罚你最爱的人。”(《銮雀》剧透)

信渐渐靠近守约,将有一丝呼吸的人搂在怀中,伸出仍是神的左手让守约受伤得不怎么严重的一只眼,短暂可以获得光明。守约看到眼前半神半魔的信,用尽力气开口问道。“信,你究竟是神是魔?”

“我爱你,这和我是神是魔,有何干系?”

End.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57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安小鹿的停机坪 | Powered by LOFTER